地缘政治未改油价平稳态势

文/吕东悦

尽管今年国际石油市场的地缘政治因素涉及的范围更广、冲突的程度更加剧烈、大国之间的斗争更加白热化,国际油价有一定上涨,但总体较为平稳。

2014年以来,在世界经济复苏的同时,愈演愈烈的地区动荡与冲突明显影响干扰着国际石油市场。可以说,今年国际石油市场的地缘政治因素涉及的范围更广、冲突的程度更加剧烈、大国之间的斗争更加白热化。但就国际油价走势看,虽然有一定上涨,但总体较为平稳,更没有出现大幅度上涨的情况。

8月份,WTI、布伦特和阿曼三种原油期货(以下简称“三种原油期货”)首月期货价平均100.54美元/桶,WTI、布伦特和迪拜三种原油现货价(以下简称“三种原油现货价”)平均为99.91美元/桶,分别仅比今年1月份降低1.38美元/桶和2.49美元/桶;2014年1~8月三种原油期货价为104.53美元/桶、现货价为104.42美元/桶,分别比上年同期仅高出1.12美元/桶和1.16美元/桶。而且不论月度之间差价还是最高价,都明显低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近几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进入7月份后,地缘政治因素进一步增强,但国际油价反而进一步降低。其中,自6月23日至9月12日的十二周里,就国际平均油价水平看,美国市场WTI油价有十一周降低。其中,“看得见的手”在调控着“看不见的手”。

需求强劲 供应严峻

国际能源机构等权威机构一直将2014年、2015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幅度定在100万桶/日以上,只有9月份国际能源署(IEA)报告才将2014年全球原油日需求增幅预期下调至90万桶/日。但2014年以来全球石油供应形势却危机四伏。

2014年上半年,利比亚因骚乱不止、冲突不断,石油出口港口及油田相继关闭,该国石油产量一直徘徊在20万桶/日上下,只相当于正常产量的15%左右。自7月初起该国石油生产似乎开始全面恢复,7月中旬石油产量一度达到接近60万桶/日,但事实上,该国动乱始终没有停止,石油生产亦很不稳定。截至8月份,利比亚石油生产也只维持在45万桶/日。尽管9月份利比亚原油产量达到日均80万桶左右,但其国内局势毕竟不稳定,2014年二季度以来,其生产的所谓恢复也是时好时坏,这是不争的事实。

伊拉克等其他一些欧佩克国家亦动乱不止,石油生产面临较大威胁。3月份,伊北部基尔库克油田的出口多数时间暂停,导致3月份伊拉克原油出口量下降至平均239万桶/日,低于2月份280万桶/日的水平。6月9日,伊拉克石油部长表示,伊拉克当前石油出口量为260万桶/日,远远低于平均出口量370万桶/日的目标水平。进入6月份后,伊拉克国内局势恶化,反政府武装直逼首都巴格达。6月17日起伊反政府武装逼停该国最大炼油企业——拜伊吉炼油厂,令伊拉克部分燃料供应受到影响。更有甚者,8月2日至3日,伊拉克极端组织从库尔德武装手中夺取了北部的几个城镇,并控制了几个小型油田和伊拉克通往土耳其的输油管道,伊拉克局势紧张令市场再度担忧该国的原油生产和出口。9月1日,伊拉克国营南方石油公司官员表示,伊拉克8月份平均石油日出口量从7月份的244.2万桶降至237.5万桶。

尤其是乌克兰局势引发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加剧,俄罗斯的供应面临危机。3月18日,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裂出去,加入俄罗斯联邦。此后,引发乌克兰东部地区出现动乱分裂局面,美国等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矛盾进一步加剧与白热化,自3月17日起,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断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特别是9月12日起,欧美对俄罗斯推出新的制裁方案。不仅限制了欧美银行对俄罗斯的投资,而且阻止了西方一些大石油公司与俄罗斯的合作,对其包括石油生产在内的经济发展必然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针对西方变本加厉的制裁,俄罗斯也直言不讳地打出能源牌。6月16日,俄罗斯已经切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7月30日,俄罗斯外交部警告称,欧盟制裁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欧洲能源市场价格上涨。言外之意,欧洲石油天然气市场供应将面临危机。

可以说,2014年以来,国际石油市场供应存在很大隐患,国际油价多次出现持续强劲上涨的情况。6月中旬,伊拉克局势恶化及俄罗斯停止向乌克兰输送天然气后,推动国际油价持续上涨两周、布伦特油价持续七个交易日上涨。5月,国际能源署(IEA)公布的月度报告中,就曾对2014年的石油供应表示忧虑,要求欧佩克2014年下半年增产以满足全球需求。这其中不仅反映了当前世界石油供应不容乐观的情况,而且也反映了西方国家增加供应稳定油价的诉求。但是,纵观2014年以来的国际油价,虽然多有高起,但总是很快回落,整体水平并未明显提高。

市场炒作未抬头

能源是俄罗斯参与国际社会的核心竞争力。俄罗斯可以利用油气资源供应形成对西方的反制裁。而且,石油天然气占俄罗斯外贸出口额的2/3、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50%。因此,在石油供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形势下,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需要打压油价,消弱其手中能源武器的同时,避免一旦俄罗斯石油供应中断引发油价水平大幅度提升。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博弈,需要稳定市场以增强其主动权。为此,美国等西方国家做了大量调控市场的工作。尤其是在7月份马航事件发生、美俄矛盾再度升级后,表现得更加明显。

制造利空的经济形势,从大环境上给市场降温。这些宏观方面的不利因素,成为笼罩在国际市场上的阴影,对国际油价产生了直接或间接的打压。如在宏观因素及美国原油供应与库存增加等在内的一系列负面信息打压下,自6月23日起,持续上涨两周的国际油价开始了此后数周的回落,且下落势头日见强劲。至7月9日, WTI油价连跌10个交易日,布伦特油价连跌8个交易日,创下2010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最长的下滑纪录。与此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机构不时下调世界石油需求增长预估。如,自2014年7月起,美国能源署和国际能源机构连续三个月下调2014年全球石油消费需求增长预期,此举无疑是在抵销乌克兰危机的影响。

通过石油供求信息的发布,营造石油市场宽松的环境。美国官方在2014年一季度连续十周上调其原油库存,其中多个周是意外变化。4月23日,美国能源署再度公布,美国原油库存增加352万桶,较去年同期高出910万桶,创1982年有该库存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当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威胁向乌克兰发动军事打击。但当日主要国际原油价格却因美国原油库存创新高而普遍下跌。

利用一切手段,全力保证市场供应。一是不断释放渲染市场供应增加的信息。8月12日,IEA发布月报称,尽管目前乌克兰和中东局势仍然紧张,但欧佩克7月的日均产量增加了30万桶至3044万桶,为5个月以来的新高。更有甚者,6月25日,美国官员散布,将放松实施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二是积极推动沙特增产,积极发挥稳定市场的作用。6月伊拉克局势恶化后,6月27日到访沙特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同沙特国王讨论了伊拉克战乱局势下的全球石油供应。国际市场由此对供应的担忧降低,伊拉克内战带来的溢价迅速被挤出。三是西方国家积极寻求与伊朗和解,放松对伊朗制裁以改善石油市场供应。为了能够遏制来自俄罗斯的石油威胁, 2014年6月中旬美国同伊朗官方进行了35年来的第一次双边会谈。2014年以来,伊朗超量出口石油尚未招致美国政府的严厉批评,7月下半月欧盟和美国先后宣布,将放松对伊朗制裁的协议延长至2014年11月。西方国家有意放松对伊朗制裁,旨在增加伊朗石油供应,释放打压市场的信息。

而美国挑战俄罗斯的能源威胁,直接采取保证市场供应的行动。例如,8月初,伊拉克极端组织已开始抢占北部油田及输油设施。为保证市场的安定,美国迅速做出军事打击伊拉克极端组织的决定,并在8月8日实施,虽然推动国际油价有所上涨,但总体起到遏制油价上涨的作用,美军空袭当日布伦特油价即降低。9月10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实施“系统的”空袭,以求将其“削弱”并最终予以“摧毁”。

散布市场供应充裕、需求低迷,美国纽约市场大幅减仓。先是自2014年4月份开始,借助利比亚政府与反对派重新协商对话、石油出口有望恢复的题材,鼓吹石油供应增加的信息,成为2014年二季度以来明显压抑油价的重要因素。进入7月下旬后,市场频繁传出需求疲软、供过于求的信息。

再有,自2014年7月10日起,美元指数呈现持续上涨态势,也形成对油价的明显打压。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方面制造供应过剩的舆论打压油价,另一方面利用货币结算关系强行打压油价,做到了“两手都要硬”。

总之,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引领调控下,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总是处于有涨有落、起伏不大的交替变化中,一直保持相对平稳状态。

调控仍是主旋律

不论三大能源机构如何下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但其预期石油消费增长都在100万桶/日左右。中美在内的世界经济好转带来的需求增长与地缘政治因素引发供应危机对国际市场秩序的干扰有增无减,对国际油价的支撑力量要明显大于所谓美国石油产量提高及利比亚出口恢复等对国际油价的打压因素。特别是俄美争夺势力范围必然带来地区的不安定,不可能不影响世界石油供应。在西方新的制裁面前,俄罗斯是否会改变,特别是马航MH17坠机问题尚未完全厘清,此事将俄美关系引向何处,将是很大的未知数。8日8月,乌克兰总理宣布,计划对俄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包括切断俄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针对西方国家的最新制裁,9月8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强硬回应,若欧盟实施新制裁,可能引发莫斯科的“非对称反应”。在制裁俄罗斯当中,如果其油气出口全面中断,势必引起国际市场恐慌。再有,进入8月中旬,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边境地区已有双方军队直接交火的情况,即在乌克兰军事斗争上,俄罗斯已经走上前台。如果沿此路径发展下去,国际石油市场难以稳定。

美俄博弈必然牵动能源领域,那既是俄罗斯的长项,也是俄罗斯的软肋。如果平衡不好,必然会给能源市场带来冲击。

但是,从制约俄罗斯考量,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市场的调控将会继续坚持。当前明显跌过100美元/桶的油价同市场面已没有太大关系,或者说基本已属政治油价而非市场油价。而且,从美国能源署9月份的市场报告看,国际石油市场已进入一个巨变阶段,即所谓的页岩油等开发令供应前景乐观。言外之意,供应过剩的局面不是短期的。不过,如果美国需要油价上涨,则会另有说法。基于上述各种因素,具体到近期国际油价水平,不会有明显回涨,四季度国际油价总体会有一定的上行趋势,布伦特油价将在100美元/桶左右波动。

总之,2014年所谓地缘政治因素对油价的影响呈现了一定的复杂性或多重性。一方面,政局动荡尤其是中东等石油产区局势不稳,威胁石油供应,推动油价上涨。但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因素也更加明显地呈现出另外一方面,即从战略利益考量,一些大国人为地引导干预控制油价,甚至打压油价,以达到某种政治诉求。2014年上半年的国际油价,地缘政治因素的这两个方面均有,今后这种情况将会常态化。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