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危机与重生

文/刘维

昔日的“非洲油桶”尼日利亚此刻正在面临国际石油出口市场的重大转变。

在美国《时代周刊》上刊登的121个国家的全球安全系数排名中,尼日利亚名列第117位,被称为是非洲地区最不安全的国家。1956年,位于非洲东南部的尼日尔三角洲沼泽地里首次喷涌出石油,贫穷的非洲天降横财。然而,“非洲油桶” 尼日利亚并没有因为“黑金”的到来而彻底摆脱贫困,超过70%的人口仍然挣扎在世界乃至非洲贫困线以下,人均电力位于世界最低水平,同时是世界汽油最为短缺的国家之一。作为整个非洲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排名最靠前的国家,同时也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政府也在一直做着各种努力,各国投资者也十分关注这个资源丰富、以暴力和贫困而闻名的西非国家,在动荡不安中寻找着机会。现在,石油出口市场的转变是摆在尼日利亚政府面前最大的挑战。

石油出口的危机

尼日利亚石油的历史可追溯至上个世纪50年代。尼日利亚第一口油井于 1958年钻得,比该国独立还早了整整两年。石油储量集中分布在东南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带,油田数量多达250个,但储量大多低于5000万桶。1971年,尼日利亚加入欧佩克,是全球第12大产油国和第8大石油出口国。欧佩克数据显示,尼日利亚已探明石油储量372亿桶,排名世界第10位,非洲第2位。自1970年代以来,石油出口逐渐成为该国最主要的经济来源,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石油出口收入占尼日利亚出口总收入的98%,国家财政总收入的83%,石油工业当之无愧被称为尼日利亚国民经济的支柱。

美国页岩气革命给了尼日利亚的石油产业沉重打击。美国曾经是尼日利亚石油的最大买家,直接影响尼日利亚石油出口。2006年2月美国从尼日利亚进口石油的高峰期间,每天平均130万桶,几乎相当于一艘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超级油轮瓦德兹船型的运量。

从2012年开始,由于国内页岩天然气产量不断增加,美国开始实施减少能源进口的政策。2012年,美国从尼日利亚进口的石油总量下降了40%。尼日利亚仍每天向美国出口50万桶原油,排在沙特阿拉伯、加拿大、墨西哥和委内瑞拉之后。2014年开始,出口下降到约每天10 万桶。7月,出口完全停止。尼日利亚作为传统的石油出口国,将不得不面对出口市场萎缩和出口竞争加大的双重压力。

尼日利亚自身存在的很多不确定因素也在制约石油产业的发展。国际能源署(IEA)最新报告显示,尼日利亚原油产量已降至195万桶/日,创近两年新低。报告认为,诸多不确定因素,如石油工业改革长期停滞不前、新增投资匮乏、盗油活动猖獗等制约着尼日利亚未来的石油生产潜力。也正是这些原因,导致尼日利亚在石油产量鼎盛时期,竟然也是世界上汽油最短缺的国家之一。其炼油厂破败不堪,运输管道年久失修,储运成本节节攀升。现在尼日利亚主要的4家国有炼油厂开工率不足80%,国内70%左右的成品油需求要通过进口来满足。如今出口生意已经十分惨淡,尼日利亚政府对炼厂的维护工作可能要从过去的小步蹒跚转为大刀阔斧了。这同时意味着尼日利亚极端落后的炼油工业有巨大的投资机会。尼日利亚《先锋报》报道,非洲首富、尼日利亚人丹格特已经决定投资建设一座大型炼油厂,将吸引私人投资共同建设运营。

空烧的天然气

尼日利亚的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储量与石油相当。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约188万亿立方英尺,名列世界第九,潜在储量更大,600万亿立方尺。不仅储量丰富,尼日利亚天然气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品质好,不含硫,重质组分多,具有良好的开发利用前景。丰富的储量和品质优势为该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然而,如此丰厚的资源在尼日利亚并未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利用。

长期以来,尼日利亚只重视石油的勘探开发,轻视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利用。尼日利亚天然气有大约40%储量属于油田伴生气,只能在石油生产过程中采集,商业开发难度大。产出的大量伴生气成为石油开发商的负担,每年放空燃烧的伴生气达数百亿立方米,极大地浪费了资源,污染了环境。据世界银行发表的气象卫星监测报告和尼日利亚内部审计报告显示,在2000年以前,尼日利亚每年放空燃烧的天然气量超过250亿立方米。即使是现在,其天然气放空燃烧量也在200亿立方米左右,仍占该国天然气年产量的40%左右,占全球放空燃烧总量的12.5%,在俄罗斯之后居世界第二位。

近年来,尼日利亚政府关于“消灭天然气放空燃烧”的计划取得了一定成效,LNG也得到了快速发展。1999年,“尼日利亚液化天然气(NLNG)”项目实施后,尼日利亚天然气产量逐年增长,唯一的出口方式是船运LNG产品。到2007年,该国LNG出口量达211.6亿立方米。占全国LNG出口量的9.35%,居世界第5位。主要出口方向是欧洲和美国,中国也从尼日利亚进口少量LNG。2011年,尼日利亚共有六条生产线,年产液化天然气达到2200万吨,已占全世界总产量的10%左右。尽管起步较晚,尼日利亚在液化天然气生产的增长速度在世界已经名列前茅,已经使尼日利亚跻身于全球液化天然气最重要的生产国和供应国之一。即便如此,目前尼日利亚天然气产量在全球排名第20位左右,与其他天然气资源大国的地位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私有化改革的机会

严重的电力供应不足才是尼日利亚能源消费结构中最让人头疼的问题。2011年在南非召开的非洲能源部长会议上,世界银行非洲区可持续发展部主任雅马尔·萨赫展示了一幅世界各地处于夜晚状态时的地图。图中显示,有两个区域对比十分强烈,欧洲大陆一片灯火通明,而非洲大陆除了少数几个地方有灯光外,其余大部分地区漆黑一片。目前非洲只有42%的人口能够用上现代化的电力。即使在有电力供应的地区,拉闸限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在广阔的非洲土地上,迫切需要一盏可以照亮黑夜的灯。

目前尼日利亚发电装机容量约为7000兆瓦,但因电力设备年久失修,实际发电量仅为装机容量的一半,供电保证率仅为34%。只有不到50%的尼日利亚人能得到电力供应,人均发电量不足印度一半,处于世界最低水平。作为西非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的经济和中产阶级正在崛起,长期以来国家电力供应严重短缺,造成工农业生产得不到正常电能供应,包括联邦首都区在内的全国生活用电也难以保证,电力供应缺口已达2万兆瓦左右。电力发展严重滞后,已成为制约尼日利亚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造成尼日利亚电力短缺的原因有很多。非洲地区政治不稳定,供电系统在地区冲突中遭到破坏,供电设施管理和维护得不到保障。另外,政府在电力基础设施领域重视不够,缺乏投入。最为关键的影响因素还是电力体制存在的问题,以总统乔纳森为代表的尼日利亚政府寄希望于通过引入私有化改革实现电力改革。2011年,为推进电力行业私有化改革,尼日利亚电力部成立专门的委员会来管理国家电力公司的运营,同时将国电多数高管调往电力部或公司之外的其他地方任职。此举标志着尼日利亚电力行业私有化改革已迈出关键性一步。但之后国内电力改革进程屡遭推迟,让一直关注尼电力行业改革及私有化进程的投资者极其失望。

私有化改革也不是毫无起色,尼日利亚政府推动电力行业私有制改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彻底改变长期垄断经营格局和电力发展举步维艰局面,来自国外的私有投资者将充分享受投资优惠政策,这使得众多国际电力公司纷纷进入尼日利亚电力市场寻求发展。此前,美国GE公司获得美进出口银行10亿美元贷款支持,开始向尼日利亚出口电力设备。ABB集团也重返尼日利亚电力市场,计划未来五年内大规模进行投资。此外,来自以色列、瑞士、奥地利、英国、中国等国的近400家投资者都参与到尼日利亚电力行业私有化改革进程之中。尽管私有化进程中遭受了许多挫折,但“迷信”私有化的尼日利亚政府势必会将改革推行下去。

可再生能源也在日渐得到尼日利亚政府的重视。尼日利亚电源结构中,火电占六成,水电占三成左右。长期以来,火电动力柴油对环境污染严重。近年来,尼日利亚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也是十分显著,北部地区沙漠化严重,11个州的1500万人口居住环境受到威胁,每年大约380公顷可耕地沦为沙漠。尼日利亚主要的水源地之一——乍得湖已经濒临干涸。东南部尼日尔三角洲地区则长期受到沟蚀侵袭,随着海平面上升,三角洲地区洪水频发。水电资源的缩减和国内电力需求的不断增大,加上不得不面对的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促使尼日利亚政府投入更多的精力到可再生能源上面。

虽然目前尼日利亚的可再生能源推进计划进展不大,但是已经得到了以总统乔纳森为代表的尼日利亚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为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快速通道”,以推进风能和水电的发展。尼日利亚历史上首座风能发电厂位于尼日利亚北部的卡齐纳州,于2012年7月开始试运营。尼日利亚在2014年2月开启其首座光伏组件厂,并且在2013年10月宣布与德国政府建设500MW的光伏项目。

随着私有化改革和可再生能源计划的推进,尼日利亚的能源利用似乎正在朝着光明的方向前进。尽管这一路上已经可以预见有重重阻挠,对于已经在水深火热中斗争了多年的尼日利亚政府和人民来说,甚至对于一直以来对这片动荡不安的富饶土壤青睐有加的投资者来说,都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不管是哪一盏灯,希望它能尽早给尼日利亚乃至整个非洲,带来更多的光明。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