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之地的能源独立梦

文/宋亚芬

虽然乌克兰迈向能源独立的步伐明显加快了,但是其前景依然堪忧。

乌克兰的政治危机成为俄罗斯和欧美国家博弈的“战场”,使得这个小国成为风暴之地。为了摆脱这样的困境,乌克兰一直在追求能源独立。

这一直是乌克兰的“梦想”。乌克兰是个能源匮乏的国家,却是欧洲第七大能源消费国,石油和天然气严重依赖俄罗斯。然而早在2006年3月15日,乌克兰政府就出台了2030年前国家能源战略。2012年6月11日,乌克兰能源与煤炭工业部发布了新版本的2030年前能源战略,提出了开源节流的一系列方案,以谋求能源独立。

可以确定的是,能源独立将成为该国未来的长期战略构想,乌克兰寻求本国能源独立的步伐不会停止。而乌克兰能源独立之路究竟如何,则取决于其能源战略的落实情况。总体而言,乌克兰的能源独立既是一条坚定之路,又是一条漫长之路。

努力增加供应

乌克兰能源消耗量较大,2011年其生产的液体燃料仅满足了国内27%的需求,导致该国非常依赖外国进口能源。乌克兰能源的特点是高度依赖进口化石燃料,大约80%~90%的石油和75%~80%的天然气来自进口,来源地主要是俄罗斯。

其中,乌克兰天然气产量占其需求的30%,剩余大部分供应都来自俄罗斯。2013年,乌克兰从俄罗斯进口257亿立方米天然气,比2012年减少了15.5%。今年,政府已经确认天然气消费量将提高,达到273亿立方米。

自2012年以来,乌克兰明显加快了迈向能源独立的步伐,采取了以页岩气开发和“以煤代气”为主要支撑的一系列积极措施,希望为本国能源独立计划注入新的活力。

黑海大陆架和本国的页岩气开发是乌克兰政府首先关注的目标。2012年8月15日,乌克兰第一个大型油气项目向全球能源巨头开放投资。2012年5月,继波兰、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之后,乌克兰也拉开了本国页岩气开发的大幕。据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乌境内的页岩气总储量达4.2万亿立方米,仅次于波兰、法国和挪威,居世界第4位。其中,技术可采储量大约为1.19万亿立方米。乌克兰环保部长斯塔维茨基表示,乌计划于2017年开始开采页岩气,年开采量将达到150亿立方米。2013年,乌克兰与外国油气公司签订了多项协议,旨在开发和利用国内油气资源。

乌克兰计划在黑海港口建设液化天然气终端。该项目总造价8.56亿欧元,总接收能力达到每年100亿立方米,预计2018年投入运营。2012年8月14日,俄独立报报道,乌克兰政府批准了建设液化气终端港(LNG港)科研报告,位于敖德萨南方港的该项目将于2016年前完成建设,2013年乌克兰即可租赁液化天然气浮动平台。

为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乌克兰政府还将目光投向了国内丰富的煤炭资源。据统计,乌克兰煤炭探明储量为341.43亿吨,占全球煤炭资源总量的8.3%,居世界第8位,只因投资不足,乌克兰的煤炭工业没能实现较好发展。2012年7月,在与俄罗斯天然气谈判失败后,乌克兰决定借助中国贷款发展燃煤发电,以降低对俄天然气依赖,同时引进中国的煤气化技术,作为其放弃用俄罗斯天然气发电装置的技术支撑。12月11日,《乌克兰生意人报》载文指出,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总金额36.5亿美元,期限15年的贷款协议。贷款用于乌克兰热力系统的煤置气改造,该计划的完成将每年为乌克兰节省3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一直以来,俄罗斯都是乌克兰的最主要天然气进口国,乌克兰没有从俄罗斯以外的欧洲进口过天然气。2012年,乌克兰与德国能源巨头莱茵公司进行了重要合作,乌克兰希望2013年从德国进口80亿立方米天然气。2013年1月18日,时任乌克兰能源与煤炭工业部部长爱德华·斯塔维茨基表示,乌克兰正在研究两条从欧洲反向输送天然气的新路线。消息人士称,这两条新路线指的是德国莱茵集团通过斯洛伐克输送天然气,还有通过土耳其LNG终端途经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输送。

乌克兰还同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斯坦和卡塔尔商讨进口天然气的问题,从这些国家获得的天然气价格均低于从俄罗斯所获天然气价格。

打造能源枢纽

对于天然气过境国而言,乌克兰则需要维持过境地位。乌克兰之所以能够在俄罗斯和欧美之间博弈,首先源自于其夹在东西方之间的重要地缘位置,而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更使其战略性大大增强。上世纪90年代,乌克兰管道一度占据俄罗斯对欧输气80%以上的份额,在当时俄罗斯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乌克兰可以借此要求廉价供气、拖欠气款,甚至截留天然气。

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俄罗斯开始多元化天然气出口通道,先后建成了通过白俄罗斯的“亚马尔—欧洲”管道和通往土耳其的“蓝流”管道。

在2005年和2009年同乌克兰的两次“天然气战争”后,经济实力今非昔比的俄罗斯更是在管道建设上发力,建成了经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北溪”管道,直通南欧的“南流”管道也已经开工。此外,在完全控制白俄罗斯过境管道后,俄罗斯还计划建设“亚马尔—欧洲”管道二线。俄罗斯人称,在“北溪”和“南流”管道建成并达到设计输气能力后,“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系统将成为一堆废铁”。

目前,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运输只占俄罗斯对欧供应量的一半左右,在俄乌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俄罗斯还有通过其他管道增加对欧供应的能力。这样,乌克兰天然气管道的战略意义已经降低,该国也很难再获得像以前那样的博弈空间。

2013年5月3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圆桌会议上,乌克兰能源和煤炭工业部长爱德华·斯塔维茨基表示,计划提高天然气产量、降低国内消费量、探索新油气储备,将乌克兰打造成欧洲中部的能源中心、天然气枢纽。

乌克兰这一意图由来已久。由于对俄关系逐渐趋冷、国内能源环境问题丛生,乌克兰政府不断向欧盟靠拢,决意利用有利的地理位置和自然资源,将本国打造成连贯东西的能源枢纽。

为加快与欧盟的能源合作,乌克兰政府制定了详细的打造能源枢纽的路线图。斯塔维茨基多次描述了能源枢纽的路线图:乌克兰将通过与西方公司合作,开发国内能源、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式,将自身打造成开放的欧洲能源枢纽。

乌克兰计划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议,该协议的核心是,双方共同建立“深度广泛的自由贸易区”。协议签署后,乌克兰将加入以欧盟为主体的包括挪威等非欧盟国家在内的自由贸易区。专家预测,包括乌克兰在内的“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将为其打造欧洲能源枢纽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能源自给路漫漫

虽然经过种种努力,但显然,乌克兰能源存在诸多问题。而俄罗斯的“鼎力相助”也仅仅是解了燃眉之急,给基辅留出更多时间解决问题。

目前最困扰乌克兰的是,几近停滞的天然气和石油生产、缺乏建设的基础设施、平民主义的市场政策。

乌克兰解决本国能源生产问题的进展缓慢,至少长期来看,不可能有明显起色。虽然乌克兰大约拥有1.2万亿立方米页岩气储量,吸引了外国公司前来开发。但由于页岩气钻探耗时巨大,乌克兰很难在2020年前看到本国能源自给自足有所进展。但倘若这股投资和发展的势头得以保持,乌克兰的地位或将在地缘政治中有所改变。

基础设施是另一个让乌克兰能源政策制定者头疼的问题。据估计,全国大约服务于60%家庭用户的基础设施需要进行紧急更换或更新。传热和传电系统更是处在非常糟糕的状态。同时,乌克兰的基础设施在维护和运营等方面都存在很大隐患。

能源效率低下是目前乌克兰面临的最为艰巨的难题,而这也是政府最具提高潜力的方面。钢铁工程和很多其它材料工业的设施在数十年内都没有进行现代化改造,因此这些高耗能产业的能源使用效率非常低。另外,乌克兰巨大的政府补贴政策一方面使得政府预算不堪重负,一方面导致家庭用户毫无节省能源或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的动力。

在乌克兰的25个地区之中,仅有4个地区能够按时支付天然气账单。若能通过提高能源效率从而降低能源消费量,政府和能源行业将节省巨额资金。乌克兰只有很少居民按照能源消费量支付费用,大多数居民仅根据所在地的补贴政策缴纳少量费用。基辅急需在全国各地安装电表、燃气表等计量设备,并将基础设施进行现代化更新,以有效控制能源消耗。

由于废除补贴和使用市场化计价标准需要获得公众的一致认可,因此,乌克兰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扭转局势。

目前,乌克兰已经着力改善地区供暖收费机制,但尚难看到显著改变。乌克兰的能源市场目前很大程度上由国家掌控,需要进行深度改革,更多地强调竞争、市场化、多样化和私有投资。但这样的改革将重创东部地区——大部分钢铁工厂和其它重工业所在地。所谓“大船掉头难”,即使排除政治因素,想在这一重工业地区实现改革也绝非易事。

此外,乌克兰必须提高能源供应多样化程度。投资生物质能和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可以有效地丰富能源结构。乌克兰的煤炭消费量正在稳步增长,因为它更为廉价并且能够广泛用于发电。早在2013年夏天,在乌克兰尚未从俄罗斯获得天然气价格折扣之时,亚努科维奇总统曾宣布,政府计划将绝大部分钢铁厂所使用的天然气替换成国产和进口煤炭。

包括乌克兰核电行业在内的所有能源生产部门都需要进行行业改革。核电目前发电占比为17%,当电费能够长期支撑核电站运营时,在国际合作的帮助下,乌克兰的核电使用效率和发电量必将“水涨船高”。

考虑到能源业所需的改革大部分耗时长且要有广泛的政治共识,可以预想,乌克兰未来5~10年实现能源自给的步伐可能会很缓慢。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