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颠覆性创新仍将出自战略性新兴产业

本刊记者 杜壮

今年的全国两会,“十三五”规划经过审议并通过,拉开了中国新一轮“五年规划”的序幕。相比“十二五”规划中提出的“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并通过3方面阐述,此次出台的“十三五”规划中第23章明确规定“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并从4方面展开,内容更具体,着墨更多。

“十三五”规划指出,瞄准技术前沿,把握产业变革方向,围绕重点领域,优化政策组合,拓展新兴产业增长空间,抢占未来竞争制高点,使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5%。

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目标已定,如何攻坚?在全国两会期间,本刊记者通过采访代表委员,归纳总结出完成目标的“新”思路。

发展“新”动能: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产业转型应同时发力

我国传统行业长期以来一直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全球经济放缓、国内增速回落的现实使产能过剩的压力进一步凸显。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2016年及今后一个时期,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明确了“去产能、降成本、去库存、降杠杆、补短板”五大目标。值得注意的是,传统产业在“去产能、去库存”的同时,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主的新经济增长点正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另一着力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干勇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两年发展的势头不错,中低端的产品和生产流程在往中高端转变。特别是在信息产业、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等领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但同时干勇也提出:“当前,国际经济复苏势头尚未显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我国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将面临更加严峻、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国际上我们面临技术封锁、资金封锁、规则封锁等,而且我国新兴产业的发展体系还没有建立完善,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小、散、乱、低水平和一哄而上的现象。”在干勇看来,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环境现在正在优化,这是规律性的。现在是深化改革的阵痛期,新兴产业发展非一日之功。

作为央企的主要负责人,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魏毅寅来说,新兴产业的引领作用会越来越明显。他告诉本刊记者,新兴产业市场需求比较旺盛。同时,颠覆性的创新往往出现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当中。此外,新兴产业与高端智力活动紧密相连。而传统产业在转型升级过程有很大一部分会被淘汰,形态和消费结构变化也会带来改变。当产品没有跟上消费结构变化,就会被淘汰,这是正常的经济活动结果。

目前,魏毅寅所在的企业正在进行智能工厂样板研发推广工作。他告诉本刊记者,智能工厂的主要工作模式是通过机器、机器人信息化数据交流,把生产过程通过物联网、互联网、信息化三层结合联动起来。智能工厂最关键的是前端的数据化和自动化能匹配产生终端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新旧动能转换”与“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相并列,把加快新旧发展动能接续转档作为“十三五”期间的举措之一。

对于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界定,工信部副部长冯飞告诉本刊记者,高技术制造业占整个制造业比例约11%,按传统产业的概念来讲其所占比例大概在70%左右,传统产业还是占了很大比例。现在传统产业的增速下降,结构矛盾突出,需要新动能的形成,而新动能从产业层面来看主要由新兴产业组成。此外,从传统产业来讲,它也有新动能的出现,比如说转型升级、补短板,这些都具备很大的潜力。“应该从两个方面发力,一方面是新兴产业,另一方面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冯飞说。

打造“新”品牌:企业需朝着某一领域做精做专

目前,社会上一些舆论开始过分夸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对地区发展的支撑作用,却忽略了中国仍需通过传统产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性。实际上,对于企业而言,不管是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还是新兴产业的培育发展,产品的质量好才是市场取胜关键。

“如今人们开始不断地追求个性化消费,且这种消费是带有高品质的消费,这并不是说要花更多的钱,而是要取得更多效益。”全国政协委员、中航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国家重点型号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唐长红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在促消费,尤其是去产能方面,可能更重要的是要建造中国自己的质量体系,提升消费的品质,打造出有品质、有品德、能够为质量负责的品牌。这样才可能在国内的市场站住脚,在国外的市场逐步扩展,尤其是在汽车、轮船、机床等大型装备方面。

谈及我国以高铁为代表的高端装备“走出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余卫平对本刊记者说:“‘走出去’落地生根要考虑三个条件,一是了解本企业产品制造水平,二是明白‘一带一路’战略的优势在哪些国家更易体现,三是搞清当地的优势是什么。要把以上三方面有机结合起来,在当地的落地生根会比较容易。”

除了“走出去”提供了广阔市场,加强质量品牌建设,企业还要以自身定位为主体。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副局长李玉光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国外优秀的中小企业运作模式来看,基本上是在某一个领域做精做专,不可替代,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在市场上有立足之地。“如果中小企业总是想着做大,可能会阻碍企业的发展。”

专注力和执行力必不可少,提升国产品牌,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品牌,原始创新力也都是绕不开的话题。

“原始创新提升不了、转型不了的企业就会面临淘汰,只有转型成功的才能生存活下来。扭转这种局面,关键是引进消化再提升再创新。引进来好东西很费劲、很昂贵,所以引进来要再研发,再开发,再提升。”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天津市委会副主委、天津庆达集团董事长孙太利对本刊记者说。

培养“新”人才:让坚守“工匠精神”的企业脱颖而出

要提升产业竞争力,人才培养必不可少。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蔡晓红认为,加大科技成果转化力度,科研人员的安置问题值得关注。她告诉本刊记者,在科技成果转化上,我国要进一步加强改革的力度,完善体制机制保障,解决科技成果转化应用“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政府要加大对重大应用型技术的投入和示范力度,对应用团队给予支持。出台相关配套政策。保留科研人员3年岗位,鼓励科研人员自办企业,与市场接轨。

孙太利认为,提高科技型企业数量和质量,人才往往比资金更重要。有些新兴产业项目不错,转化也很好,但是缺乏高级人才,在职业教育上出了毛病。必须发展高端职业教育。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机械研究所信息光学开放实验室主任王向朝对本刊记者说,要提升产品质量,仅有技能人才还不够,还一定要有耐得住寂寞、做事踏实、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

“目前社会比较浮躁,很多人梦想一夜暴富,很多企业追求眼前利润,‘抄一把就走’。整个社会普遍缺乏‘工匠精神’,缺乏对产品质量的深度追求,这也是我国很多产品被贴上‘价廉质次’标签的重要原因。”王向朝认为,要改变当前重学历、轻技能的人才培养模式,使得学术人才培养与技能人才培养兼顾并重;完善技能人才的评价机制与优秀技能人才奖励制度;定期在全社会范围内评选杰出技能人才;引导制造性企业向专业、精密、高技术方向发展,在企业评价方面向技术创新活跃的企业倾斜,让坚守“工匠精神”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