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曾经昙花一现的技术又来了

本刊记者  刘岸

若是盘点最近被炒得火热的概念,虚拟现实(VR)必然高居其中。有消息称,“虚拟现实作为最热门的新技术、新领域,必将带动消费领域的革命性转型升级,当之无愧地成为创新的主角,成为全球创投圈最炙手可热的投资标的。”

而虚拟现实的火爆也可以从如下信息里得到侧面证实。有消息称,南昌市政府已经把南昌定义为世界上的第一个虚拟现实之城;成都已经建立了虚拟现实产业园。仅仅在四月份便有如下会议:4月1日,长沙召开了虚拟现实大会,4月9日,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在深圳市会展中心组织召开“虚拟现实产业发展论坛”,而在北京召开的GIC虚拟现实峰会也刚刚落下帷幕。在记者手头的列表里,还有几个以虚拟现实为主题的会议沙龙正蓄势待发。

那么,虚拟现实到底是什么?

技术应用与第三次元年

对虚拟现实,机械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周中华有着这样的看法:“我自己看它是一个人机交互的成长过程,我们原来是视觉、听觉、触觉,听觉和触觉多一点,现在我们可能走到视觉的交互系统里边来,主要是用眼睛,自己看虚拟现实是这样一个人机互动的逻辑过程。”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虚拟现实什么时候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

实际上,虚拟现实的商业化,并不是从近期才开始。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周晓光向本刊记者介绍:“第一次虚拟现实商业化的尝试在上世纪90年代,主要以游戏作为切入点,但是并没有成功。第二次尝试约在2004年左右,仍然没有把星星之火点亮。而现在就是第三次尝试。”

“但是自从2004年之后,一些大的公司,比如索尼、三星、谷歌纷纷进入这个领域。从2004年到今天,虚拟现实第三次商业化的浪潮席卷而来。这一次来势凶猛,所以很多人认为可以把2016年定义为虚拟现实的元年。”在第三次来临的虚拟现实元年的时候,他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虚拟现实究竟会像第一次、第二次一样昙花一现,还是能够第三次立足?”

“沉浸感、实时交互性和空间构想是虚拟现实技术的本质特征,对时空环境的构想(即启发思维获取信息的过程)是虚拟现实技术的最终目的。”北京黎明视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蒋云这样说。

他表示:“虚拟现实的应用是一项技术要求比较高的工作,并需要有相应的软硬件系统环境予以配套进行。其中,除了完善的虚拟现实软件开发平台和三维图像处理系统之外,根据虚拟现实的技术特征,系统还要求具有高度逼真的三维沉浸感。这种沉浸感主要通过立体听觉、三维触觉或力感甚至是味觉嗅觉等以及具有高度沉浸感的视觉环境来实现,其中立体听觉一般通过三维环绕立体声响系统来实现,三维触觉和力感可以通过计算机触觉或力反馈设备来实现,而高度沉浸的视觉环境通常会通过具有沉浸感的显示系统来实现。”

那么,这个技术,距离实现有多远?

元年前的开拓者们

3D派出所、3D银行、网上虚拟交互社区,这些虚拟现实的应用在今天的人们眼里依然显得新奇而有趣。可是有谁知道,这些概念早在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便已经出现过呢?

2002年,位于苏州的蜗牛数字公司提出“虚拟世界”的概念,2008年11月,推出了“第1虚拟”,一个即使是在目前看来也足够吸引人们注意力的虚拟现实情景交互平台。随后,蜗牛又与苏州工业园区湖西派出所共同打造了3D派出所,以及与交通银行签署了合作协议,打造3D银行。

而现在,在网上搜索“第1虚拟”最先出现的并不是有关这个平台的含义,这个超前的尝试在运行几年后逐渐淡出市场。据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第一虚拟现在基本没有在运行了,但放到现在也许就大火了。

蜗牛提供解决方案,业务范围涵盖产品展示、电子商务、虚拟景区、在线看房、汽车销售、城市规划、数字城市等。开发成本较高的背景下,客户量不及预期,商业化没能成功。蜗牛数字副总裁时涛向本刊记者表示,由于“第1虚拟”的概念太超前,以及商业模式方面和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导致“第1虚拟”并没有在商务运用方面取得成功。但是第1虚拟的技术随即应用到蜗牛的游戏产品“舞街区”,第1虚拟的引擎也是后来航海者二代引擎的雏形。在当前虚拟现实火遍各个产业圈的时候,蜗牛数字表示,虚拟现实仅仅是虚拟世界的前期阶段。

有评论人士这样认为,其实第1虚拟和现在阿里的“buy+”是一回事儿,它的失败一是源于概念上,2007、2008年,当时智能设备和互联网技术还没全面发展,这个虚拟的概念太超前,没被时代接受;二是技术,第1虚拟需要强大的图形图像的运算,当时开发公司并没有自己的算法,整个市场也没有。

虚拟现实离行业应用已经很近了

“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提到:大力推进虚拟现实等新兴领域创新。虚拟现实市场已然火爆。

与此同时,相关的产业联盟也已成立。2016年3月30日,由中国3D产业联盟、超维星球、中关村视界裸眼立体信息产业联盟以及中国电子器材总公司等联合发起,在中国3D产业联盟虚拟现实专业委员会基础上,汇集中国虚拟现实领域政产学研用等百余家相关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其中包括华为、联发科、长虹、利亚德、第二空间、犀牛数码、蚁视科技、北京蓝科互动科技等100余家骨干企业机构。中国虚拟现实产业联盟于2016年4月9日在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发布。

然而在这些火热的信息背后,人们也在思考对虚拟现实的应用。在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教授看来,虚拟现实要代替屏幕。“虚拟现实就是人的视觉互动界面的一个转移,这样来理解的话,虚拟现实会变成经济的基础设施。虚拟现实不一样的技术在于会改变行为方式。”他并不认为目前流行的头盔是虚拟现实的必须介质。“真假不是以有没有头盔来定义的,是按互动的方式感受来定的。”

中泰证券分析师认为,中国的虚拟现实将始于线下。游戏、影视、直播等泛娱乐应用将成为最先受益并且最具潜力的板块。由于虚拟现实设备具有一定的价格门槛、内容相对匮乏、空间和场地稀缺等限制,虚拟现实很有可能以主题乐园、商场游乐园、高端网咖等线下模式起步。也有相当一部分的观点认为虚拟现实产业的爆发是在未来。周晓光表示:“这个产业可能在未来5年到10年会有一个爆发。当这个爆发出来的时候,配套的法律监管,像分级制度、许可制度,配套等需要齐备。”而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张礼立提出,“虚拟现实技术包含了建模、大数据、数据采集、实时数据流分析以及人工智能。在这个过程中间,如何摆脱传统思维来使用技术?如何通过AR或者VR来提高制造和先进制造服务业?”

而在蒋云看来:“虚拟现实技术离百姓的日常生活还很远,但是离行业应用已经很近了。”

他认为,可以实时交互的虚拟现实软件才是虚拟现实应用的核心和灵魂,没有可以实时交互的虚拟现实软件支撑的应用是空谈。“当前的头盔显示器不具备完全沉浸式显示功能,使用者无法真正地获得身临其境的应用体验;三维实时人机交互技术也远没有达到人体生物学意义上的‘自由度’。”他这样说,“因此,虚拟现实最快得到应用应当是在军事仿真、虚拟设计与先进制造、能源开采、城市规划与三维地理信息系统、生物医学、游戏开发等领域中。”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