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付天价通道费 将上架携程和美团

【环球旅讯】继OYO在印度与MakeMyTrip 等OTA深化战略合作之后,日前,环球旅讯获悉,携程、美团即将对OYO进行解禁,在这两大酒店预订平台搜索OYO可以实现和搜索如家、汉庭等等品牌一样的效果。

事实上,5月13日,就有名为“马谡”的网友在脉脉上爆料OYO和美团合作的消息,评论区有自称OYO的员工称“听说是真的”,“据说,一周内发布合作细节,对OYO和业务来说,是好事”。

同时,面对网友对消息真实性的质疑,自称OYO的员工表示:“话不要说得太满,内部消息出来的,应该可靠,我猜这个合作是OYO妥协吃亏,美团得利。”

针对OYO与携程、美团达成合作的传言,美团相关负责人在环球旅讯发出求证信息两小时后回复了四个字:“目前没有”。

但环球旅讯从携程及OYO的相关人士处获得证实,双方均称确有此事,官方合作消息并将于近期对外正式发布,但均拒绝披露更多合作细节及发表更多评论。

完全解禁对OYO及其官方宣称的旗下8000家中小酒店而言看似是一件好事,但从完全封杀到战略合作,但OYO付出了什么代价和OTA和解?以及,为什么选择在这个节点进行和解?

此外,携程和美团均有对外投资相似模式的酒店品牌,达成合作之后,酒店品牌之间的利益将如何平衡?

突破至暗时刻?

据环球旅讯了解,OYO正式登陆中国的第一家酒店,位于深圳大鹏新区的OYO 8001天邸酒店,近期已被深圳名奇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按照中高定位的酒店标准进行了换牌改建。

该酒店在携程上正式更名为“深圳如域·天邸酒店”。但细细翻看图片及评论区,依然能够找到OYO曾经拥有过它的痕迹。

从无名酒店被翻牌为OYO,之后再被翻牌成其他的品牌,天邸酒店并不是一个孤例。在过去的两三个月内,加盟商主动解约是OYO在媒体端被曝光的一大弊病。

OYO给了中小酒店大红的招牌,但在精细化运营上、精准流量上仍然未找到让加盟商满意的解决方案,这是加盟商解约的最主要原因。其中,在加盟前未被告知OYO品牌被美团、携程等酒店预订平台封杀,在加盟后无法在这些平台实现品牌露出导致流量下滑,这是在过往媒体报道中加盟商反复控诉的“欺骗”行为。

目前,OYO官方称在中国拥有8000家酒店,并已经开始建立会员体系。但一名离职OYO的OCCH(收益总监)向环球旅讯透露,OYO在中国的预期解约率不低,“今年6、7月会是OYO的生死大考,OYO必须要找到让加盟商留下来的理由,而且是直接的、见效的、切中痛点的理由。”

与时同时,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维近期在接受媒体时强调,快速扩张仍然是OYO在中国的一个重要策略,“从去年一直到现在,我们往回看是否在某些时候要降点速,现在没有一个人认为我们应该降速,虽然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个gap(差距),回到去年的9月份、10月份,肯定也是知道的,但现在我们是在这个时期,我们要先把市场占住。”

因此,为了挽留加盟商,吸引更多加盟商,撑住OYO宏大而美好的故事,也为了扭转OYO业界及媒体端的形象,和OTA等酒店预订平台达成和解,让OTA放开流量闸口,让OYO品牌就像普通酒店品牌一样在OTA上露出,是OYO如今必须要走的一步。

相比建立强运营的酒店罗马帝国,为中小酒店导入更多流量是一件更为容易的事情:一来,目前OYO的挂牌酒店事实上美团和携程均有覆盖,仅仅只是没有露出OYO三个字,OYO也为酒店提供类似于OTA代运营的服务;二来,导流是互联网的事情,是非酒店专业人士出身的OYO管理团队更擅长的事情,也是一个战略合作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OYO愿意付出巨大代价,或许还有一个重要的考量——资本。据传言,软银有意愿加码投资OYO,并已启动尽职调查,若OYO和中国两大酒店预订平台和解,一个看似皆大欢喜的故事将有可能加速新一轮融资的到来。这对于还处于烧钱阶段的OYO来说,也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一次代价很大的牵手?

小道消息指出,OYO将于近期正式对外宣对与美团、携程关系破冰。无独有偶,OYO竞争对手之一、华住与IDG战略投资的H hotel也将在近期正式亮相。

据环球旅讯了解,OYO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除此之外,OYO仍将向美团和携程另外支付佣金。按照通道费及佣金估算,OYO支付的综合佣金率应该不低于20%。

那么,这笔数值不小的上架费将以什么形式计入携程及美团财报呢?以携程财报为例,携程的财报有五类收入,分别是交通、住宿、旅游、商旅和其他(广告等费用列入了其他),据环球旅讯推测,该笔上架费很可能以佣金的形式划入携程的住宿预订营业收入。

根据新鲜出炉的2019携程Q1财报,携程住宿预订营业收入为30亿元人民币。假设OYO一次性支付给携程的上架费为2亿元,均摊至携程全年百亿元水平的住宿预订收入中不可谓多,但仅对OYO一家而言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以华住为参考对象,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华住向携程支付总佣金费分别为人民币4400万元、7700万元及6100万元,均少于OYO此次付给携程的上架费。但华住一向以强直销著称,这样的对比仍有较大偏差。

美团财报显示,其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由 2017年的109亿元增至2018年的158亿元,净增49亿元。因此OYO这笔4亿元的通道费对于美团酒旅业务收入的提升作用还是极大的。

太阳底下无新事。

今年3月,MakeMyTrip与OYO续签了五年的商业合作协议。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协议之下,OYO将向MakeMyTrip支付15%-25%的佣金,该比例略高于其支付给其他OTA平台的15%-20%佣金。作为条件之一,MakeMyTrip及其旗下Goibibo等平台将不会与Treebo Hotels、FabHotels等OYO竞争对手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面对扩张激进的OYO,携程和美团一面流量封杀,一面扶持相关模式的酒店品牌在市场上阻击OYO。

其中,携程投资的旅悦集团推出索性、同程艺龙推出OYU,还有脱胎于美团的轻住酒店,都是当下正在市场中火热招商的品牌。

未来OYO上线之后,OYO与OTA自身酒店品牌的流量配置是否会有差异策略,OTA相关联的酒店品牌是否还能以流量来吸引加盟商,这些问题都值得OTA斟酌。此外,导入流量扶持OYO,未来OYO真正做大做强那天是否会对OTA进行反制?对于这样可能的未来,携程和美团,特别以酒店预订为酒旅核心业务的美团,是否已经想好了对策?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