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的巴西

文/胡朦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巴西凭借多条腿走路的能源发展战略异军突起。

巴西的新能源开发的快速进展,成为巴西人引以为傲的资本。巴西可持续发展处主管马卡劳先生说:“海量的海上油气储量、丰富的生物燃料原料、充沛的水力资源和风能、取之不竭的太阳能资源……其他国家在化石燃料之外能够找到一个新的支撑点就已经感到满足,而巴西的新能源资源却多到一只手都数不完。”

巴西并非一直这么富足,就在20世纪末期,巴西能源还几乎完全依赖进口。那时候世界能源界的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在巴西掀起惊涛骇浪。

困顿的昔日

现代社会几乎是由化石燃料驱动的,石油天然气则是重中之重,巴西这个国家也不例外。相比拉美能源领域的两大强者——墨西哥和委内瑞拉,巴西石油开采起步要晚得多,早期的回报更令人绝望。

1939年,也就是墨西哥首次石油开发记录出现的70年后,巴西人才在东北部的萨尔瓦多市钻得第一口油井。然而此后数十年里,巴西的油气储量和产量都长期在低位徘徊,其超过90%的石油消费不得不持续依赖进口。

巴西独裁者热图利奥· 瓦加斯在1953年组建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并赋予其在巴西石油行业的绝对垄断地位。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多少现状。1954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原油日产量仅为可怜的2700桶,尚不及当时国内需求量的3%。之后的20年,该公司一直努力探寻国内油气储量,却鲜有斩获。直至1964 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首次将目光由陆地投向海洋,情况才终于出现好转。

然而,全球石油危机很快于1973年爆发了。为了满足国内的需求,巴西政府不得不多支付40亿美元来进口石油,这对巴西的经济是一个严重的打击。更没想到的是,仅仅两年以后,石油危机再次洗劫了巴西。1990年,过度依赖石油进口的巴西已经是外债高筑,通货膨胀甚至一度高达2490%。

脚下的宝山

巴西人不甘心如此受制于人,开始积极寻找替代能源。他们细数国内的资源优势,竟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是站立在宝山上的穷人。

巴西幅员辽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国土都处于热带地区,日照充足,这对发展太阳能来说是十分有利的条件;巴西拥有9650公里的大西洋海岸线,其东北部分是世界上最强大和最稳定的风力源,也是最好风力电场;巴西的铀储量在世界排名第六,发展核电的潜力惊人;热带雨林气候为巴西带来了多达1954毫米的年降水量,这里的河流年径流总量达6.9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之首,没有比这里更好的水力发电资源。

对能源短缺记忆犹新的巴西人没有四选一,而是多管齐下,全面发展,不放过任何一种可以变成能源的资源。

到目前为止,贡献最大的是水力发电,通过善用境内多河川的地形优势,巴西建造了600多个水坝,最多时可供应全国80%以上的电力,成为仅次加拿大和中国的全球第三大水力发电国;而增长最快的来自于风力发电,目前风力发电已经供应巴西电力约1%,到2020年这个比例将至少提高到7%;太阳能的开发也开始积极起步;新的核电厂已被列入未来发展日程。

这些新能源源源不断地产生,支撑着巴西崛起的经济。更让巴西人惊喜的是,连石油资源的开采也终于有了起色。

2002年,巴西石油产业进入了繁荣期,石油储量和产量均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高增长:2006年巴西国油日产量已超过200万桶,探明储量逼近80亿桶,跃居拉美第二,仅次于委内瑞拉,而石油日产量也首次超过消费量,正式告别石油进口。

2007年,巴西进入到海上油田的“大发现”阶段:当年11月,在东南部深海区盐下层发现图皮油田,预计储量达50亿至80亿桶,该油田使巴西已探明石油储量几乎翻了一番;2008年4月,在东南部的桑托斯海湾发现储量有望达到330亿桶的里约人油田(Carioca);同年9月,巴西发现预计储量达30亿至40亿桶的伊阿拉油田(Iara)。这些大发现使得巴西石油储量有望跃居世界第五,仅次于沙特、伊朗、伊拉克和科威特四国,成为名副其实的“新中东”。巴西也因此被BP评为“近20多年来石油储量增长最快的国家”。截止2012年底,巴西石油总储量已达153亿桶。

巴西人没有因此心满意足,能源短缺的危机感始终让他们保持冷静和理智。石油再多也有用尽的一天。风电、核能、太阳能受限于技术和安全性,还不足以支撑一国的能源需求。而水力发电的缺陷也渐渐显现:2001年,巴西部分地区惨遭70年一遇的旱灾,导致电力系统无力应对而发生大规模停电,此后巴西又经历了几次大规模的旱灾,巴西的水电站如今已有些不堪重负。

甘蔗经济

1975年,巴西人民一边在石油危机中挣扎,一边开始他们的绝地反击。那一年,政府启动了“生物质能源计划”和“全国实施发展燃料乙醇生产计划”,计划的核心是以甘蔗等作物为原料,用发酵法生产乙醇,再和汽油混配,作为汽车的燃料。为了推动乙醇燃料的使用,巴西政府下令全国超过1500人的城镇加油站必须销售乙醇,并透过补贴方式使乙醇价格低于汽油,吸引消费者使用乙醇。

生产乙醇的主要作物有甘蔗、甜高粱、玉米、木薯和甘薯等。其中,甘蔗是生产燃料乙醇最理想的原材料,而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甘蔗生产国,单产也居世界第一位。目前,巴西甘蔗耕作面积为1086万公顷,约占其国土总面积的0.8%,占全国可耕地面积的2.8%。

巴西的甘蔗每公顷能生产6800升乙醇,而美国的玉米和欧盟的小麦每公顷仅能生产3000升和3125升乙醇。如今,巴西乙醇的生产量已经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位,到2017年,巴西乙醇产量预计将提高150%(增至640亿L)。而其出口量也从之前50亿升提高到80亿升,继续保持乙醇出口第一大国的位置。

这些乙醇超过97%都用于汽车燃料。巴西生产的适用乙醇的灵活燃料汽车占该国汽车总数的比重,由2008年的26%,增至2012年的50%,现在已经达到总产量的94%。这些汽车都装备了混合燃料引擎,能用任何比例混合的汽油和乙醇作为燃料。这也将巴西能源需求配置中的汽油降至22%,使得巴西成为全球唯一不供应纯汽油的国家。在未来10年内,灵活燃料汽车总量将从2900万辆翻一番,达到5600万辆。

燃料乙醇在巴西能源总量的比重从1975年的5%增至2008年的16%,如今这个数字已增至20%~25%,并占巴西可替代能源总量的35%以上。

这是巴西能源的又一个强力的支撑。如果巴西将25%(9700万公顷)的耕地播种甘蔗,以现有的技术,年均乙醇产量将达到7000亿升。这与沙特的石油产量相当。

巴西是第一个完成乙醇工业化的国家。到2020年,巴西的石油产量约50%将用于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生物质能源和其他新能源技术的不断发展。

能源的多元化发展战略,事关一国的能源安全,在能源外交中能够获得更有利的筹码。像巴西这样“多能发展”的国家,在未来世界能源格局中必定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