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外商直接投资(FDI)增加,内部财政困难滞留

随着财政紧缩,巴林的经济增长速度预计将由2017年的3.8%在2018年减缓到3.2%。

石油国内生产总值有望在2016年增长0.1%、2017年回缩0.3%后在2018年持平。由于生产能力的限制和巴林在岸油田输出的下降,石油生产处于低迷的状态。更值得关注的是,巴林2018年能够实现财政预算盈亏平衡的油价为95.2美元,高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当前市场价格。

住房和供能(水电煤气等)开支占消费者总支出的24%,在2017年8月上涨1.2%。让问题更加复杂的是,年末增值税的实施激化了物价进一步膨胀,进而可能导致巴林消费性开支的下降。

财政整顿和提升了15%的石油收入意味着整体预算赤字的下降,从2016年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7.6%下降到2017年的占比14.3%。

由于上涨的油价和支出的削减,赤字在2018年有望继续下降到占比8.9%,然而相比于2000年到2013年0.9%的占比平均值,此数值依然过高。

我们预计,即将到来的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赞助的援助计划将取决于巴林2019年预算的财政整顿。这将会对周期性的政府支出比如公共工资、津贴和转移施加更大的压力,进而削减消费者的购买力。

政府债务预计将由2017年占国民生产总值的90.6%在2018年上涨到占比98.6%。这与2000与2013年间27.1%的占比平均值形成反差。

巴林已通过相关规定,允许外国公司在境内建立独立子公司以及在没有当地合作伙伴的情况下开展商务活动。

巴林内阁在九月正式批准新规,此时距离国家批准某些领域的100%商业所有权已经过去了两年。

迄今为止,在巴林的外国投资相比2017年整年的733百万美元已达到了810百万美元。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数据显示,巴林在所有海湾合作委员会(CGG)国家中在2017年有着最高的外商直接投资增长率。

制造业和物流业在今年前九个月的外商投资中占比最大。

一些公司正在巴林开展业务,充分利用沙特阿拉伯改革的机会,以期发展非石油工业比如采矿业、轻加工业和旅游业。

巴林将于11月24号进行议会选举,这也是al-Wefaq党(重要什叶政治组织)在2016年被禁后的第一次选举。对于什叶信众来说,施加政治影响的障碍可能导致其中一部分人抵制选举或带来政治动荡。

2018年5月,巴林禁止已被解散的政治党派(包括al-Wefaq)再参加选举。

2014年的选举曾遭到什叶反对派的地址,职责选区的变化仍然有利于议会中以巴林皇室为代表的逊尼派。

在巴林2014年的议会投票选举中,约有35万的巴林人注册参加。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