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再生能源之都

文/胡朦

今日柏林市的种种能源新气象让我们相信,德国“废核”并非仓促应对,而是有备而来。

如果现在去往柏林游览,你会发现市中心有许多被称为交通“绿色区域”的地段,只有符合低排放标准并持有相关证件的车辆才被允许进入市中心,因此在柏林街头行驶着很多以绿色能源作为动力的汽车,譬如只要停在路灯边就能轻松充电的电动汽车。为燃料电池汽车充气的加氢站在这里也不是稀奇的东西。这些新规定和新技术有效降低了城市颗粒物的浓度,更减少了汽车交通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柏林夜景 柏林是欧洲大陆上的世界级城市,其灯火通明的美丽夜景令人迷醉,这背后是柏林强大的电力系统的支持。

在柏林,你还会看到一种叫做“能源盈余屋”(Energy-Surplus House)的公寓建筑。这是德国联邦交通、建筑和城市开发部研究的一个项目,也是建筑、电网输电与车辆技术结合创新的示范项目。“能源盈余屋”约130平方米,有3间卧室,生活功能齐全,目的是为单户家庭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并具有生态友好型的能源系统。房屋安装了光电电池和热泵系统,屋顶和朝南的墙面也有太阳能收集系统,每年可发电1.6万千瓦时。由于其发电量超过用户需求的一倍,因此可以存储在高容量的电池中,以便给电动汽车充电,甚至输入到电网中售电赚钱。这在很多国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出了柏林市中心,开车往西边行驶约一小时,就是城郊菲泽德鲁(Felgentreu)地区,这里则是另一番景象:沿途由一支支螺旋桨组成的风力发电设备在缓缓转动。田野之间则有一座座造型奇特的大型绿顶的圆柱发酵槽,这里居然是全欧洲第二大沼气发电厂。

而柏林市的另一处城郊新克尔恩(Neukolln)地区,则是一处工业区,其中有一座以废弃木材为原料的发电厂,是全柏林最大的生物质发电厂,由德国超过百年历史的电力公司RWE所投资兴建。它专门收集柏林附近地区的废弃木材,每年可收集20万吨,通过锅炉燃烧木材转化为电与热能,可供应五万民众的能源需求,约达65MW(百万瓦特)的容量。电力供应也有20MW,同时还可以提供附近的工业用电。RWE集团共有四座这样的生物质发电厂,供柏林居民使用的这个电厂是最先进的。如果按照燃烧同等量的煤炭来计,可减少约23.5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足以达到减碳目标。

自福岛事件以来,德国就是“废核” 最为坚决的国家,但其首都柏林并没有因为德国政府自断核能一臂而陷入困局,反而在新能源的发展上开辟了更多的路径。

新能源的“德国意志”

日耳曼是一个意志力顽强的民族。而“废核”更不是德国政府的冲动之举,早在2002年,德国政府就通过一项“核电逐步退出”的法令,确定到2022年左右关闭德国境内全部核电站。不过因为新能源在提供电力方面尚不足以独当一面,德国对核能发电还有很强的依赖性。2010年10月,德国联邦议院又通过了默克尔政府有关延长核电站运营期限的计划,将德国关闭最后一座核电站的时间由 2022年推迟到2035年。但当日本福岛核危机爆发以后,德国就毫不犹豫更新了 “废核”时间表。

2010年,核能占到德国能源总量的 22%,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才17%。德国还是最坚决执行《京都议定书》的国家,在减排方面起着模范作用。关闭清洁的核电站,对减排将是一大挑战。政府不可能转向德国资源储备丰富的煤,因为这会造成高污染,且德国已经宣布要在2020年之前减排40%。既要取消核能、放弃煤炭,又要保证充足电力供应,还要实现巨量减排,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政府的强力的推动下,德国人凝成一股德国意志,以2000年4月1日生效的《可再生能源法》(EEG)为支点,一心发展安全绿色的新能源。作为德国的政治中心柏林,更是德国乃至世界新能源技术领域的领跑者。柏林充分发挥出自身优势:人才充足。首都地区是德国能源技术企业、科研机构和从业人员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共计约6200种能源技术工业核心行业的从业人数达近7万人,约占德国总数的三分之一。同时柏林也是德国能源技术企业、科研机构和行业从业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仅次于巴伐利亚州,与汉堡齐名。柏林既是能源生产和配件的生产地,也是能源技术的研发基地。有 450家知名能源供应公司在柏林提供与能源相关的各类服务。

在这里,每天举办的各种活动使德国首都柏林比其他任何欧洲城市提供更多的能源文化体验。这些活动许多都是聚焦于能源和环境主题的,比如国际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技术贸易展览会吸引约 1.3万名业内人士参与,而柏林能源日约有7000人参加。

在德国,慕尼黑被称为工业机械重镇,法兰克福被视为金融中心,斯图加特更是汽车王国,而现在,柏林也有了新的封号——再生能源之都。

发展一切可能的技术

和整个德国的情况一样,柏林不再希望仅仅依靠一种新能源来提供电力,而是采用“狼群战术”——水力、风力、地热、太阳能、垃圾沼气、生物气或生物质、燃料电池、电动汽车……全面推进,尽一切可能,发展一切可能的能源技术。

依托于德国强大先进的技术实力,这一看似狂妄的理想确实有实现的可能。柏林依靠自己人才、政治等方面的优势,取得了世界级新能源发展的领先地位。

从1993开始,柏林市政府率先在柏林东南边车程不到半小时的阿德勒雪夫(Adlershof) 地区设置光电产业园区,投资10亿欧元,引进洪堡大学(Humboldt University)、哈恩·迈特纳研究所(Hahn- Meitner Institute)等研究机构,以更优惠的政策吸引厂商前往设厂。位于柏林西南的比费沃芬(Bitterfeld-Wolfen)地区有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公司Q-CELLS,以及世界唯一的太阳能谷(Solar Valley),目前已有八家转投资公司与子公司进驻。

根据柏林市政府统计,当地的太阳能产业产量占全德国35%,居全德第一,而且比重仍在增加中。

2000年开始生效的再生能源法不仅提出强制收购及高价补贴等优惠政策,还针对各式再生能源技术订出差价补贴,以更符合不同技术、不同成本的能源投资。此外,补贴时间长达20年,且是固定费率,让投资者能精准算出何时可回收成本、获得盈利,无怪世界各大企业对进驻柏林趋之若鹜。

不仅是太阳能,风力发电、生物质能及水力发电等再生能源皆可获得补贴,但因技术成本不同,也有不同的补贴费率。一般来说,风力每度是5.9欧分,生物质能源是10.99欧分,水力发电9.67欧分。

除了生产能源,在利用能源方面柏林也是想尽办法。作为汽车强国的德国,零排放的电力汽车发展也领先于世界。柏林已经成为电动交通的“窗口区”,德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如柏林那样有如此之多的实践项目来扩大电动交通,在柏林电动交通事务所(eMO)大约有1200个项目登记在案。

比起电力汽车的生产,充电设施的基础建设才是电动汽车发展的是重中之重。柏林一家创业公司“Ubitricity”正在发展一种新的汽车充电方式:在路灯边充电。只需稍作调整,就可以在路灯杆上安装一个系统插座,人们只需要一根特殊的充电线即可从路灯里获取电力,同时结算充电量。一般建一个普通的充电站至少花费 10000欧元,还不包括运营资金,而这种路灯充电只需要不到500欧元的改造费。柏林已经有1000个这样的路灯杆用作 “加油站”。

这些正在进行各种层出不穷的新能源项目和试验,这不仅是德国的未来赌注,也给全球新能源发展带来了多样化的借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柏林称得上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样本”城市。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