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能源行业的机会

1. 智利的能源矩阵

现今,智利拥有16,970兆瓦(MW)的总装机容量。电网分成四个主要系统:智利远北地区(大部分属于阿塔卡玛大沙漠)拥有SING系统,该系统主要为智利的大型采矿行业供电(25.6%)。在智利中部地区,该国大约60%的人口使用中央互联系统(SIC)(73.6%)。南部地区是巴塔哥尼亚高原及广阔的边远地区所在地,在Aysén和Magallanes两个地区有两个小型的地方电力系统(0.8%)[1]

智利的电力行业目前主要依赖水力发电(2008年占发电量的41.9%),而传统化石燃料发电来源占剩余份额的大部分——基于石油的发电厂(24.1%)及燃煤发电(27.1%)。

近年来,经济方面的考虑因素(持续上涨的化石燃料价格、日益减少的供应)以及环境方面的顾虑(气候变化、碳排放、空气质量)已使许多国家的重点转移到强调采用新发电来源(特别是称为非常规可再生能源(NCRE)的发电技术)来使能源矩阵多样化的能源政策。

智利也不例外。该国是发展中国家,电力需求以年约6%的速度增长,与其GDP增长预测相似。智利打算减轻对进口能源的依赖并使主电网供电来源多样化,对利用NCRE的兴趣在过去数年大大提高了。

2. 监管框架

智利具有相当开明的能源行业法律框架。该法律框架以发电领域竞争以及发电、输电与配电职能分离这些原则为基础。国家(国内)和外国人士都同样能够参与能源行业,没有任何监管壁垒。该国目前只控制着监管与监控职能,国家电力委员会(CNE)是负责编制与协调计划和标准的国家单位。此外,对于所有能源项目,都保证可以利用输电线路(不存在任意排斥);对于小规模的NCRE,可以部分或全部免除输电费用。

3. 非常规可再生能源(NCRE

智利正在考虑出台法律设定拉丁美洲最高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并推动对清洁能源项目的数十亿美元投资,减轻该国对水电堤坝的依赖。下议院正在考虑一个议案,要求向最终客户出售能源的电力公司确保到2020年它们所售能源最少有20%来自NCRE。这将大大提高目前5%的强制限度,该限度将从2015年起每年提高0.5%,2024年达到10%。

为了促进将NCRE引进发电矩阵,已经通过简短法I(第19,940号法律)和简短法II(第20,018号法律),对《电力服务普通法》进行了修正。简言之,这些修正通过下述措施改善了NCRE进入电力系统的条件:

  • 确保任何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有权在电力市场上以现货价格出售能源。
  • 完全或部分免除功率输出低于20MW的NCRE发电站的输电费。
  • 确保从受监管的客户产生最低百分比的NCRE需求。
  • 允许小型发电站(低于9 MW)接入配电网。

4. 能源机会

4.1 在智利北部地区投资风能和太阳能项目

到2013年,BHP、Anglo American Plc以及其他跨国采矿公司将在智利投资近800亿美元[2]以克服全球的铜短缺,这推动了阿塔卡玛沙漠的能源需求。考虑到这些投资和相应的电力需求预测增长,在智利北部地区有着巨大的风能与太阳能项目投资机会,而且在该地区还有很多活动:

  • 智利政府已经发起了三项土地使用特许权(每项的陆上风能高达150 MW)的国际招标。智利公地部正在邀请开发商提交关于三个国有区域的建议书。这三个区域位于智利北部地区安托法加斯塔行政区,具有较高的能源潜力。每个区域都能建立40-150 MW的风力发电场。[3]
  • AES Gener正谋求在智利北部地区建设57.2千万美元太阳能发电场的许可,并宣布了未来5年在智利投资25亿美元的计划。[4]
  • Dermersol Chile II Spa正谋求在阿塔卡玛地区建设3.2千万美元太阳能发电场的许可。在该地区,Teck Resources Ltd.和Barrick Gold计划建设新矿。[5]
  • Energia Renovables Fotones de Chile Ltda.也谋求建设4亿美元180 MW的太阳能发电场的许可。[6]
  • 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最成功的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准备今年晚些时候根据与Mainstream Renewable Power的50/50合资协议启动智利一个风力发电场的一期70 MW建设。[7]

4.2 NCRE项目可行性研究与投资的补助金

在修改国家法律框架的背景下,智利经济发展局(CORFO)提供了对NCRE项目投资的各种激励,包括:

  1. 技术投资——用于涉及超过45,000发展单位(UF)(约合2百万美元)投资的项目。补助金的金额最高12,000 UF(约合500,000美元),但不得超过公司在项目头两年期间投入金额的15%。
  2. 用于资助在涉及超过400,000美元投资、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规定具有资格的NCRE项目成为现实之前所需的投资前初步可行性研究或专门咨询的补助金。补助金的金额最高可达研究或咨询总费用的50%,每份项目呈递书的最高限额为60,000美元,但不超过预估总投资的2%。[8]
  3. 用于资助高级投资前可行性研究的补助金。该计划使用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的资金和国家能源委员会(CNE)的资金来共同承担基础与详细工程设计、电力连接研究与环境影响评价和/或声明的部分费用。补助金最高可达研究或咨询总费用的50%,但不超过估计投资的5%,且每份项目呈递书不超过160,000美元。

4.3 支持地热资源勘探的其他金融工具

能源部已宣布从今年(2012年)起,将有金额为4.73千万美元的基金为地热资源勘探的发展提供保险。

4.4 输电线路

HidroAysén项目——这是32亿美元的水电堤坝项目也是该国两家最大的能源企业Endesa和Colbún之间的私人合作——最近已经得到智利政府的批准。然而,该项目必须首先谋求建设和安装1,912千米输电线路的批准。该线路预计将耗资38亿美元,将通过8个区域送电到圣地亚哥。如果该项目继续进行,则将带来丰富的投资机会。

4.5 交易碳信用额度

智利已经正式签署《京都议定书》,根据清洁发展机制(CDM)符合资格的NCRE项目可以通过向发达国家或已经正式签署《京都议定书》的发达国家的经营者出售“碳信用额度”获得额外收入。

附加指南

智利电力行业的机会是巨大的,对于具有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太阳能、风能、潮汐能、地热能)相关专门知识与产品的公司而言尤其如此。在我公司看来,中国公司有丰富的机会进入智利的能源行业,特别是通过与智利公司签订合资协议的方式。这类协议将使中国投资者易于进入对它们而言相对陌生的市场。特别地,您将需要与国营部门和私营部门都有良好关系的伙伴与顾问来帮助您成功利用这些机会。

本文由Grasty Quintana Majlis & Cia撰写。欲知更多公司信息请访问www.gqmc.com

[1] 《2012年 – 2030年国家能源战略》,智利政府,2012年2月。

[2] 外国投资委员会《投资评论》,2012年3月。

[3] 如上。

[4] 如上。

[5] 如上。

[6] www.prensaminera.cl 2012年2月1日。

[7] www.Xinhuanet.com 2012年2月21日

[8] 风能勘探研究可获20,000美元(在一个地点监测)或30,000.-美元(两个地点)的最高补助金。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