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住宣布完成千万美元融资,会成为软品牌酒店的突围者吗?

【环球旅讯】3月18日,轻住酒店集团(以下简称“轻住”)宣布获得了由GGV 纪源资本和Sofina Group共同领投、红杉中国和XVC等老股东跟投的数千万美金B轮融资。据悉,本轮融资将用于多品牌门店的拓展以及产品研发创新。

轻住成立于2019年初,2019年上半年已经完成三轮融资,源码资本、XVC、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参与且持续加注。现轻住平台已支持预订3000多家酒店,在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均有覆盖,省会城市的分布最为集中。

疫情之下,酒店业受挫严重。在2019年打得热闹的众多酒店软品牌在此时都进入了大调整。先有OYO酒店业务调整和大裁员的消息流出,后有你好酒店官宣与怡莱合并的大新闻。而一直以来颇为低调的轻住在此时完成融资,让人不免讶异。

轻住酒店集团创始人、CEO赵楠在接受环球旅讯采访时表示,本次融资不是轻住的里程碑,更不是目标。同赛道玩家的停滞在他看来,创业公司在模式探索的路上遇到挫折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存量酒店连锁化这件事本身仍然有意义。

轻住的连锁化有什么特点?

从轻住的加盟手册能发现其加盟模式非常灵活。譬如,现轻住旗下有轻住与轻住悦享两个品牌,今年又推出了轻住联盟的新产品。

不同的加盟模式对应着不同的升级服务和收费。赵楠表示,按最初的“区域巡店”的模式,轻住通过固定管理费和会员订单佣金获得收入,在增加“派驻店长管理”的模式后还会从酒店流水中抽取佣金。

据了解,轻住通常会按业主投资预算和意愿建议不同的加盟模式,目前3000多家轻住酒店中,加盟轻住品牌的酒店仍然居多数。

轻住悦享是去年中旬轻住推出的升级品牌,其在产品定位上要求品质更高的酒店产品。

赵楠指出了轻住与传统酒店的差异点,从统一化与标准化上来说,“传统的连锁酒店一般是先做直营店,树立直营店标杆后通过加盟复制,达到标准化统一”而轻住在酒店统一化、标准化上显然更加灵活。

譬如,轻住悦享在加盟中推出了灵活的“模块化改造”设定,即可根据酒店的实际情况评估,进行局部改装改造,轻则是布草、软装的优化,重则会对酒店客房乃至大厅进行重新装修。

赵楠提到,轻住内部有独立的酒店设计和工程支持团队,会对每一家酒店的具体情况进行评估,一线团队采集酒店实地信息后,设计团队再对酒店定制相应的改造方案并监工指导改造。

从输出的服务来看,轻住与轻住悦享均提供品牌改造、营销获客、运营提效、系统支持、供应链及人才。其中,加盟酒店必须统一使用轻住PMS系统。

赵楠表示,现在轻住与各OTA都保持开放合作,目前轻住酒店在美团、携程、飞猪上均能被搜索到。

目前除了OTA与轻住会员这两大主要渠道流量外,轻住也为旗下酒店接入了覆盖酒店B2B、TMC、旅行社企业客户等几十个渠道,以拓展更丰富和稳定的客源渠道。

“去店长”化下的酒店运营

在众多软品牌酒店的创始人中,赵楠可能是最看重数据算法在酒店中所发挥的作用的那位,这也让轻住看起来更加“互联网化”。

赵楠曾任美团酒店收益和评论管理业务负责人,美团酒店商业分析总监。而据36Kr曾报道,轻住的两位联合创始人赵晓东则曾在铂涛酒店集团就任过华东大区开发及运营总监、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刘福军曾任美团酒店地面销售大区经理,也是原阿里“中供”团队成员。

在店长这个单体酒店运营中的核心角色上,赵楠也提出店长的工作内容可被拆解,能被数据算法部分取代未来可以交给工具去做。

事实上,店长模式也是市场上共同关注的一个问题,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其在酒店运营支持上的基础功力。

面对40-100间客房体量的单体酒店,虽然大的诉求都是提升会员及直客能力,但是具体的情况仍然很多元,大体分下来:客房体量较小、流水也小的酒店一般不会愿意请一个专业的店长,而客房体量相对多,管理的复杂程度也较高的酒店有意愿且有一定的能力去承担一位店长的成本。

OYO和你好酒店也都曾提出以新的模式来代替或革新店长在酒店运营中这个核心角色职能。以保底模式为核心的OYO 2.0产品推出时直言要颠覆传统店长模式,以运营系统和技术代替;而你好酒店提出的“共享店长”模式与赵楠的观点颇为相似:将店长任务进行分割,酒店的定价与销售交托给总部,店长从过去包办一家门店到更多发挥监督和培训作用,在这种情况下,2-3家酒店则可以共享一位店长。

目前轻住在酒店运营则是两种模式并行,一种是区域经理巡店,一位区域经理覆盖8-10家店,一种则是派驻店长模式。

赵楠表示,“体量比较小的店,管理复杂程度低,直接用工具的方式帮他管好价格和库存,而体量较大的酒店,现阶段还不可能完全去店长化,所以轻住选择一方面缩短店长培养周期,另一方面强化工具的支持,希望未来实现一家店长管理两到三家店。”

轻住仍然在为店长的培养蓄力。目前轻住内设立了轻住大学以专门负责店长的招聘和培训,通常2-3周时间可完成一位店长的培训周期,而轻住目前仍然在迭代课程内容以缩减培训时间,加快店长赴店的节奏。

轻住的特色:60%互联网+40%酒店

对比来看,你好酒店无论是在加盟门槛还是收费上,虽然标准在降低但是传统的模式未变;而OYO则更加注重营销端的表现,无论是其疯狂融资的速度还是大手笔的市场投入以及频繁的优惠活动,的确是在获客上花样繁多,但没有相匹配的酒店运营能力。

而在城市分布上,你好酒店一开始就定位在二、三线城市的单体酒店改造,其后调整策略继续下沉市场;而OYO酒店则一开始就声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根据增长黑盒团队对OYO数据抓取的分析(截止到2019年3月),OYO在三、四线的城市酒店数量已经超过了新一线和二线城市。

据了解,轻住现员工超过800人,而其中60%的员工来自互联网公司,40%的员工来自酒店。其内部员工表示,轻住的优势在于对互联网流量玩法、大数据算法的熟悉,同时轻住又不会完全抛弃线下的酒店基因。

赵楠认为,“融资不是一个关键的里程碑,也不是我们的目的,只是帮一个创业公司解决在创新过程中的资金问题的手段。在未来资金的使用上,每一分钱都会花在有价值的事情上。

另一方面他对于软品牌酒店这个定位也不太认可,在他的认知里,“轻住更像是一个模块化科技赋能酒店集团,会始终坚持用科技创新的方式来解决行业的问题。”

以轻住为酒店提供的酒店收益管理系统为例,这是对店长能被替代的核心能力之一,也涉及到酒店最核心的库存与价格。

据了解,目前轻住提供的收益管理工具能够基于酒店原有数据、周边竞争对手和市场整体供需关系对未来7天的出租率做量化的预测,在预测上针对每个房型给出价格调整指导。

而且轻住仍然在优化和创新各类为酒店提供的系统工具与数据分析能力的优化上加码,赵楠表示,这也是本轮融资资金重点投入方向之一。

去年一年轻住签约了3000多家酒店。对于今年的签约目标,赵楠表示仍然要等待市场恢复情况,轻住也不会过分强调数据的增长。

疫情会加速连锁化趋势的观点也被赵楠提起。疫情加重了很多酒店业主的恐慌,但另一方面,酒店集团之间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存量酒店连锁化的事情不仅要面临成熟酒店集团、OTA旗下的品牌竞争,其自身品牌升级的方向上也会撞上正在迭代的传统经济型酒店品牌。

“我们成立也只有一年的时候,相比于领先的连锁酒店集团仍有很大差距,需要学习和成长。

赵楠强调,轻住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家酒店集团。一家模块化科技赋能酒店集团。虽然落脚点都在于如何帮助酒店提升经营、解决问题,但事实上轻住对于酒店运营、线上化的理解已经与过去三十年来酒店集团摸索出来的方法论完全不同,而这条新路子究竟效果如何,仍然等待市场的回应。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