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瓜赛尔将推动核政策的深刻改革,并寻求在国外建立信心

新能源部长希望立即做出改变;他的国家原子能委员会的计划

2018年7月2日

增强国际信心以吸引更多投资者,并对阿根廷的核政策进行深刻改革——在这两个指导方针下,新上任的能源部长哈维尔•伊瓜赛尔(Javier Iguacel)朝着特定目标开始了他的工作:他致力于马上做出变化,改善离任部长胡安•何塞•阿朗古伦(Juan José Aranguren)留下的复杂局面。

在过去的四天里,伊瓜赛尔访问了华盛顿,会见了能源部的全体人员,并向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递交了他的行动计划及具体措施。

伊瓜赛尔闪电访问美国是为了和他的美国同僚、特朗普政府的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会面,并向北美的石油投资者展示阿根廷的能源政策不会在阿朗古伦离任后发生变化。

相反,伊瓜赛尔指出,投资促进计划将在未来继续深化,Vaca Muerta的长期投资项目也将持续进展。他明确表示,明年阿根廷的税费方案不会有太多调整。

据阿根廷政府消息人士向我们透露,伊瓜赛尔与佩里的会面“非常积极”,留下了“对未来的高度期待”。新任能源部长是在驻美国大使费尔南多•奥里斯•德罗阿(Fernando Oris de Roa)的建议下,为消除阿朗古伦离任所带来的疑虑而访问华盛顿的。

此外,伊瓜赛尔访美期间,恰逢驻维也纳大使、《核不扩散条约》组织成员拉斐尔•格罗西(Rafael Grossi)也在华盛顿,伊瓜赛尔与之分享了他希望在阿根廷核能领域推动的部分改革计划。

“阿根廷必须解决其核电站及核政策的未来。”一位在伊瓜赛尔访美期间与之交集的官员向我们表示。能源部长在那里向主管核能的副部长胡里安•加达诺(Julián Gadano)描述了关于他希望推动的改革的一些想法。

根据加达诺向伊瓜赛尔作出的建议以及新部长分享的计划,预计会有一场结构性改革,以将今后的重点放在政府核能政策的研究、开发和创新上。这是阿朗古伦在其能源部长任内未能足够重视的方面。

这样一来,预计国家原子能委员会(Comisión Nacional de Energía Atómica, “CNEA”)将会推进创新的项目(如同它在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发展的项目)。据政府官员介绍,国家原子能委员会改革的核心概念包括寻求改变目前的结构,以使其“更轻松、更灵活、能够迅速更改工作主题”,“而这些在科学技术中是不可或缺的”。

此外,伊瓜赛尔支持加达诺的想法,将国家原子能委员会转变为一个更接近私人机构式的组织架构,但仍属国家所有。这个情况下,能源部将寻求以基本补贴来资助该架构,其余的资金则与每个具体项目挂钩。

从这个意义上讲,改革致力于实现这样一个想法:在政府核能政策中,要体现不仅来自国家,也来自各省、市和私营部门的支持贡献。

另一方面,能源部为国家原子能委员会评估的方案还有在人力资源结构方面做出改变。目前,它是一个缺乏灵活性的组织,拥有大量人员,但支付给他们的薪酬很少。为此,预计将会有一场针对内部人员能力的讨论。伊瓜赛尔将寻求赋予这一阿根廷核能的载体组织更大的自主权,使国家原子能委员会机构自身能够拥有一笔款项,并在法律范围内自由决定它希望拥有多少人员,以及支付多少薪酬。在容许的资金范围内,将尝试制定激励措施,以期做出更多高效且负责任的决定。

根据能源部的可靠消息来源,与此同时的另一个想法是国家原子能委员会将不再仅仅是一个核机构。“它必须转变为专注于将科学技术应用在能源领域的公共机构。阿根廷有机会成为二十一世纪能源革命的主角之一,而国家原子能委员会必须紧随这一点。”一位官员这样说道。

国家原子能委员会此次深层改革的目的是在内部赋予该机构当局更多权力,也同时增加其在政府面前的责任。伊瓜赛尔和加达诺估计国家原子能委员会的管理结构最终将会大幅缩减。为此,要在资金管理方面给予委员会当局更多的决策权,并成立一个由政府指定人员组成的董事会。

据分析,沿着这项改革计划的路线,核能政策的重点是投资和发展,以防止将注意力分散到技术摊销的工厂和活动中。 大型项目可以转让给国有企业甚至私人投资。 “公共资金应该处于创新和技术前沿,而不应该与私人投资相竞争。”接近伊瓜赛尔的一位官员这样表示。

阿根廷核电公司(Nucleoeléctrica Argentina S.A, “NASA”)是由国家持有79%股份的电力公司,也是核电站的运营商。关于阿根廷核电公司,目前的大致想法是:新部长打算重新关注电力生产。

为此,能源部强调阿根廷核电公司无须进行工程活动,因为其他公司(比如INVAP)在这方面做得更好。有鉴于此,过去整年他们都在致力于为阿根廷核电公司制订体现其核能发电特征的、可持续的费率。现在普遍认为当前的费率足以支持对该领域的投资。

在这种方式下,伊瓜赛尔的新计划预计将使阿根廷核电公司和国家原子能委员会不再依赖国家财政部,一个新的法律框架也为此正在创建中。

最后,能源部的新班子评估要在CAREM项目上进行大规模技术投入:这是一种理想的供应反应堆。在核能发电中有两大困难:大量的初始投资和长期的施工过程。政府相信,如果不做出改变,就没有未来。

因而像CAREM项目这样的小型模块化反应堆是对这些难题的回应:它的初始投资少,施工时间短。

另一方面,伊瓜赛尔正在分析对核部门的资金审查。今年将拨款165亿比索左右(不包括阿根廷核电公司110亿比索的费率收入或其他来自出口的资金收入),而这仅只是来自财政部的资金。有鉴于此,能源部对自身提出的重大问题是:“我

怎样才能更好地回报我们所获得的一切?”

为了削减成本,马克里总统决定推迟中国参与融资的核电厂建设项目。伊瓜赛尔将要面临的复杂任务是在低成本和对自身资源高度依赖的条件下重新定义阿根廷的能源政策。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章。

如果您就上述内容有任何咨询或意见,请及时联络我们。我们的电话号码是(54-11)4326-7386,传真号码是(54-11) 4326-7396,电邮地址是godoy@berettagodoy.comsonoda@berettagodoy.com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