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和JIN的冲突,体现管理中中西方文化差异

2017年06月19日

(原创于2004年3月21日 于 汤加)

KEITH WILLIAMS 是英国人,从KIRRIN (前餐饮部经理,一个澳洲经理)走后, 我便根据他的申请,聘用他做代理餐饮部经理。我知道他不是餐饮部经理的料,但我需要有个英国人负责餐饮,以便酒店的餐饮符合英联邦国家的餐饮讲究。

KEITH曾在英国和德国服兵役,做军旅厨师, 据说他来汤加旅游,喜欢上了汤加这个地 方,就带着妻子在汤加住下来,也在汤加军 队里教作饭,在汤加餐饮学校里教作饭。

就是这个KEITH,偏偏和JIN (我派去的酒店专业驻店经理,中国人)合不来,绝不支 持他,JIN认为他反对中国人,可是我在汤加 主持晨会时,在我到达会议现场时,他总是 站起来,迎接我,显得他非常特殊地礼遇 我,但按他自己说法,他是英国绅士,必须这样行礼。我反而有些不自在,我又不是总统级, 受这么大的礼遇,而且又是每天的例会。不管怎么说,我在时,或者说,他对我,还算尊重。

我且略去KEITH 和 JIN 争执的细节,我告 诉JIN,管理有时需要打“太极拳”,而不是“拳 击”,他在我今天和他的用MSN的即时对话中 的提示不明白,CONFUSE,我也没有太过解 释给他,他还年轻,可能现在和他提管理中 的“太极拳”和“拳击”的应用为时过早,我想留 待他再增长一些“胡须”和“经验”,或者在管理 中再吃些亏,犯些错误,如果他自己可以从中悟出其真谛,那时侯,他才可以理解和适当应用。

在管理中,管理者的目的在不同时期,对于 不同管理对象当然要采取不同方式。管理并 不意味着去用行动去“管”,有时,管理反而 为“不管” (无为而治),或“欲擒故纵”,比 如,在中国,对中国的某个酒店(企业)的 管理,也许可以象海尔的张瑞敏那样真正实 施政策去“管”,因为,这种管理没有民族矛 盾,你可以用你足够的权力去规范你的企 业;但对于汤加酒店,民族矛盾,社会形 象,公众形象大过企业管理,这些是外部 的。民族矛盾是无法抵御的,是针锋相对 的;而内部管理则可以暂缓和调节的。如果 汤加人说起DATELINE HOTEL 的中层管理全部 为中国人,那么,汤加中下层管理人员会在 他们的社会圈里有压力,好象他们是“汤奸”, 汤加员工也有压力,好象他们为糊口,不得 不给中国人打工,如果真的这种情况,企业 精神将无法建立,我的一切关于“团队精神”的 号召将不起作用,这个企业就不会打起精 神,不能上下团结一致。

JIN 是典型的年轻人的管理方式,当然也是新 官上任三把火,直接用“拳击”,打得没有防备 的汤加和西方经理们“落花流水”,“怨声载道”,我在今天 的MSN即时谈话中提醒他,要“兼听则明”,他却理解为“水至清则无鱼”,我想告诉他,理解得不完全正确,但还是没有打击他的积极性。

当然,我不否认,我自己在管理中走过的弯 路和犯过的错误,就象前面所说,管理是要悟的,而非别人告诉你应该怎么样做或者是书本上如何说的,正确 的“感觉”是做“正确”决定的前提,“感觉”错 了,决定一定错误。比如,JIN 对 KEITH 的“感觉”,他一再认为是 KEITH 对他的个人攻 击和不配合,而不从,也不想从客观的 JIN 自 身的问题找原因。就JIN 要求经理们提交报告 的问题,虽然我在JIN 的报告MEMO上签字支 持他应该要求经理们提交例行周期报告,这 对管理参考至关重要,但在实施的过程中, 由于新的PRACTICE,又由于设备上,人员知 识上的限制,不能按照JIN原来的纸面上的设 想(比如一定要在第二周的第一天的10点 前,第二个月的第一天的10点前提交等 等),就要给KEITH WARNING,对于这一 点,我是不支持JIN的,在无法让JIN理解的情 况下,我只告诉他,如果KEITH 仍然不能提 交,你就放着他,等我回去再说。昨天收到 了KEITH的写给JIN的MEMO,并CC给 我,FC和所有MANAGERS / HEADS,从沟通 程序上讲,KEITH确实没有必要抄送到这么多 人,但这时候,需要低调处理这件事,现在 是情绪问题,不是程序问题,我想如果他不 再直接写给我,我不回复他这份MEMO,让 他自生自灭,留待时间去解决。

今天JIN 告诉我,KEITH 去财务查中方员工的 工资税交了没有,我不知道这里是JIN的恶 状,还是KEITH的对中国人的真的攻击,据说 在昨天的晨会,KEITH又提出中方员工的工作 餐问题,说和汤加员工不公平,如果这些是 事实,我们中方管理层真的因为我们控股酒店而为中方经理倾斜待遇了呢?需要反省的是否应该是我们中方呢?!

公平和客观的角度讲,我认为,KEITH是就事论事,外国人那种Black & White, 无论你中方是否控股,是否是投资人,在企业层面就应该是一个政策,而不能“一国两制”。而,我们的JIN,不得不说,在管理层面掺杂了不应该掺杂的理念和做法。

文化的差异决定了思想的不同,随即采取了不同的行动。巨大的文化撞击之后不久几年,KEITH和我告别后回到英国,听说已经去见上帝了,JIN却不辞而别,也不知了去向,所有的思考都留给了我,我们。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