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聊南太 | 布干维尔缘何坚持独立

2019年11月23日,太平洋地区的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之布干维尔自治区(Autonomous Region of Bougainville)启动历史性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通过脱离巴布亚新几内亚获得独立。2019年12月11日,公投结果出炉,超九成投票者支持从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那么,在布干维尔岛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使其如此坚持独立?

布干维尔岛(Bougainville Island),冠绝所罗门群岛,地处南纬6°、东经155°,略呈西北-东南走向。南北长120公里,东西宽64-96公里,面积9,384平方公里,人口24.94万(2011年),主要为美拉尼西亚人,使用皮钦语等多种语言,属南岛语系-美拉尼西亚语族,崇拜图腾和首领,迷信巫术和占卜,有专职巫师和祭司。

布干维尔岛本为太平洋上的世外桃源,奈何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矿藏,躲不过殖民者的触角。

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图(红色标记为布干维尔岛)

布干维尔自治区原住民 (美拉尼西亚人)

被航海家“布干维尔”发现并命名

1768年,法国航海家路易斯·安托万·德·布干维尔(Louis Antoine De Bougainville),法国海军军官,法国第一位完成环球航行的探险家,于1768年在环球航行中发现并登陆该岛,并以其名命名该岛为“布干维尔岛(Bougainville Island)”。

法国航海家路易斯·安托万·德·布干维尔(Louis Antoine De Bougainville)

【题外话】1771年,布干维尔出版了《环球纪行》一书,其描绘的“高尚而原始”的大溪地等岛民的远离尘世的幸福生活和原始社会的优越观念,对法国大革命以前卢梭等人的“乌托邦”思想的出现有着重要的影响。其环球航海为法国带回了“乌托邦”思想的素材,也在航海学和地理学等发明产生多方面影响。因此,法国政府对布干维尔予以隆重敬意,先后有13艘法国海军船被命名为“布干维尔号”,在智利、巴布亚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福克兰群岛等地,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海峡、港湾,山脉、岛屿等,另外,他带回的一种攀援植物,在法国移栽成功,茂盛繁衍,被命名为“布干维尔花”。

布干维尔岛地图

美丽的布干维尔岛

鸠占鹊巢,几易其手

公元前8000年新几内亚高地(后来的“布干维尔岛”)已有人定居,1511年葡萄牙人发现新几内亚岛,1545年葡萄牙人奥尔蒂斯·德雷特斯到达该岛北部,见当地居民肤色和气候亦大致相仿,故取名新几内亚。1884年,英国、德国瓜分伊里安岛东半部和附近岛屿。18世纪下半叶,荷兰、英国、德国殖民者接踵而至。1906年英属新几内亚交澳大利亚管理,改称澳属巴布亚领地。1914年,德属部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澳军占领。1920年12月17日国际联盟委托澳管理。1942年被日本占领。1946年联合国大会决议委托澳托管。1949年澳将原英属和德属两部分合并为一个行政单位,称“巴布亚新几内亚领地”。1973年12月1日实行内部自治。1975年9月16日脱离澳大利亚宣布独立,成立“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属英联邦成员国。布干维尔岛与其北部的布卡岛和邻近小岛组成北所罗门省,省会阿拉瓦(Arawa)。

盟军决胜的“布干维尔战役”

布干维尔岛内地势中高外低,山脉主峰高达2800米,居高临险,乃兵家必争之地。二战期间,硝烟弥漫了这个世外桃源。布干维尔岛战役(Bougainville Campaign)是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军于自1943年11月开始在布干维尔岛进行的登陆作战,是美军在南太平洋反攻中的主要岛屿进攻战役之一。

“二战”期间,由于布干维尔岛位于距离日军西南太平洋战略基地拉包尔东南约205海里,面积9318平方公里,是所罗门群岛最大岛屿。日军自新乔治亚群岛败退后,重点加强该岛防御,企图长期坚守。美军攻占该岛的目的是在岛上修建机场,对拉包尔实施空袭,从而控制整个所罗门群岛。

1943年11月1日,美军登陆布干维尔岛

1943年11月1日,美军第三陆战师在布岛西岸奥古斯塔皇后湾登陆并粉碎日军抵抗,至黄昏前上陆1.4万人,建立滩头阵地。历经两年美日交战,至1945年8月21日,驻守布干维尔岛上之23571名日军向盟军投降 。本次战役中,美国死亡727人, 澳大利亚死亡516人, 日本死亡18,500-21,500人。

【题外话】 参与这场战役的日本第6师团是旧日本帝国陆军的一个甲种师团,是日军在二战爆发前17个常备师团之一,装备较精良,战斗作风野蛮彪悍,是南京大屠杀期间参与暴行的日军主要部队之一,该师在布干维尔岛战役中全军覆没。这也应了那句成语:“多行不义必自毙”。

盘古纳铜矿,利益争夺的焦点

中国有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布干维尔岛虽面积仅1万平方公里,但却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铜、金、铁、稀土等矿产资源,其中盘古纳铜矿更是世界第二大铜矿。

盘古纳铜矿的矿石

盘古纳铜矿位于巴新布干维尔自治区,曾是世界五大铜、金矿项目之一。上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集团(Rio Tinto Group)开始勘探,估计蕴藏量为9亿吨。1972年,力拓集团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为主要持股方,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注册其力拓子公司“布干维尔铜矿公司”(Bougainville Copper Ltd.),力拓集团持53.58%的股权,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持19.06%的股权,而铜矿所在地的布干维尔人只持有1.25%~5%不等的股权。

盘古纳铜金矿坑

1988年,该矿年产铜16.6万吨、黄金44.5万盎司,以现在的市场价格计算,产值相当于10亿美元。自1972年-1989年投产18年间,共生产铜300万吨,黄金900万盎司,年产值占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内年生产总值的44%。该公司于1989年因土地征用费纠纷问题和布干维尔内战而关闭。2016年澳大利亚力拓公司放弃了其股份,将其持有的53.58%的股权分别捐赠给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和布干维尔自治区政府。

关闭的盘古纳铜矿废弃的作业场

巴布亚新几内亚《国民报》2月13日报道,布干维尔铜矿有限公司根据盘古纳铜矿1989年地质数据完成的调查报告显示,该矿至少还有10亿吨矿石,比投产18年间累计开采的6.75亿矿石还要多,该数据还未包括对附近7个未开发区块的储量勘探。

布干维尔岛副总统兼矿业部长雷蒙德·马索诺(Raymond Masono)表示,他将在独立公投后重新启动一项改革该地区采矿法的计划,这可能会剥夺潘古纳前运营商的利益。根据修正案,布干维尔岛将在所有项目中占有60%的份额,并保留所有采矿许可证,剩下40%的份额可供投资者竞购。“盘古亚矿是最有可能资助布干维尔岛从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的项目。矿业公司不再拥有许可证和矿权,我们拥有矿业公司,开采需要按我们的条件,目前改革正在进行中。”

【题外话】据估计,该矿仍然拥有约530万吨铜和1,930万盎司的黄金, 以目前的价格计算,这些储备价值约600亿美元。如果布干维尔成功独立,这些矿产将不再被外人侵占,独立的布干维尔将富可敌国。退一步讲,如果独立不成功,采矿法一定会修改的,布干维尔人不会再容忍外人夺食。

积怨已久,引发“布干维尔内战”

反对采矿是1960年代末期布干维尔出现分离主义运动的主要原因。7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力拓公司控股的布干维尔铜矿公司在澳大利亚军警的保护下与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联合,对盘古纳铜矿进行探矿和开采。他们不与当地居民进行任何协商与谈判,并告知当地居民这片土地已被收管。1975年9月1日,北所罗门省单方面宣布从澳大利亚控制的巴布亚新几内亚领地独立,并将独立日定为同年9月16日,成立“北所罗门共和国”。

布干维尔铜矿创造了巴新40%以上的出口额以及政府财政收入的17%-20%,但并未用于改善当地居民生活,且造成了严重的环境生态污染。1988年,当地地主对布干维尔矿业公司的长期反感情绪终于爆发,地主们在丛林中建立了一个武装集团,开始对矿业公司员工进行破坏和骚扰。最终导致当年12月矿山被迫关闭,政府随后对重要城镇与矿区进行宵禁,希望遏制冲突的发展。1989年,当地武装势力的骚乱最终爆发,巴新安全部队对叛军开始进行全面的军事行动。

1990年,当地武装领袖弗朗西斯·欧纳率领布干维尔革命军宣布脱离巴布亚新几内亚,成立“布干维尔临时政府”,独立声明得到了所罗门群岛政府的支持。1994年布干维尔革命军、布干维尔临时政府、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和所罗门群岛政府签订停火协定;

1995年双方与澳大利亚进行和谈;1996年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军再度攻击布干维尔岛;1997年在新西兰斡旋下,双方正式宣布停战;1998年,和平观察团终抵布干维尔岛。

2001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布干维尔签订《布干维尔和平协定》,结束了长达十二年的内战(史称“布干维尔内战”),并允其在未来举行独立公投和成立自治政府。根据该条约,布干维尔岛于2015年至2020年期间将举行独立公投,决定是否脱离巴布亚新几内亚正式独立。但强硬派领袖法兰西斯·欧那拒绝,他在其控制区自立为王,并对大选予以抵制。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随即对该岛实施经济封锁,并派兵加以镇压,酿成了旷日持久的武装冲突。

2005年,在联合国的斡旋下,巴新中央政府批准了《布干维尔宪法》,布干维尔自治区成立。在长达十余年的布干维尔内战中,造成了4万人流离失所,2万人死于非命。

谋求独立,锲而不舍

根据《布干维尔和平协定》,布干维尔岛于2015年至2020年期间将举行独立公投,决定是否脱离巴布亚新几内亚正式独立。布干维尔自治区于2019年11月23日举行全民独立公投。 这次公投由前爱尔兰总理伯蒂·埃亨主持的布干维尔公投委员会进行。目前,居住在布干维尔的20多万居民和非居民,以及居住在布干维尔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合格公民已登记参加投票。投票将在布干维尔的800多个投票站进行,并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澳大利亚的一些投票站进行。 

12月11日公投结果出炉,赞成独立票数176,928,占总票数约98.31%,公投的另一选项更高程度自治仅得票3,043,占总票数的1.69%(另:无效票或空票1,096张,占总票数的0.61%)。

(公投结果,数字来自布干维尔公投委员会)

独立公投结果12月11日出炉后,布干维尔当地人欢欣鼓舞

布干维尔独立公投的结果无法律约束力,须提交巴布亚新几内亚国会决定是否允许布干维尔独立。

公投后的各方反应及预测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詹姆斯·马拉普(James Marape)承认了公投结果,并表示,他只会承诺他的政府与布干维尔当局协商,制定“通向持久和平解决的路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官员担心,布干维尔的独立将为其他省份(如东新不列颠、新爱尔兰和恩加等)效仿分离运动树立一个先例。

布干维尔自治政府: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布干维尔事务部长泰穆爵士(Sir Puka Temu)说,“无论如何,这是重大的(公投)结果,这是变革性的政治宣告,因此请让巴布亚新几内亚有充分的时间来理解这个结果”。

布干维尔人:许多布干维尔人担心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不会同意布干维尔独立,以免其他省分群起效尤。有人认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可能会拖延磋商进程,而布干维尔观察家预估,布干维尔可能要花上10年才能真正独立。

澳大利亚政府:作为2001年《布干维尔和平协定》的见证人,澳大利亚支持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布干维尔自治政府执行《布干维尔和平协定》,加强管理和提供服务,通过建设和平活动促进经济增长和促进社会团结。在2019- 2020年,澳大利亚对布干维尔的发展援助约3630万澳元。澳大利亚向本次公投提供了400万澳元的资助。

澳大利亚还支持国际选举制度基金会的工作,该基金会正在向布干维尔全民投票委员会提供关于登记、业务后勤、法律咨询、培训和规划方面的国际和地方选举专门知识。澳大利亚政府通过“澳大利亚援助计划”向布干维尔全民公决委员会提供了三名澳大利亚和国际专家以及协助布干维尔全民公决委员会进行公共交流、开展公司业务和提供服务的顾问。

澳大利亚支持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独立国家研究所项目,以发展、出版和促进有关公民投票和公民投票后问题的讨论和辩论。已经委托进行了七项研究。对本次投票提供更广泛的支持,其中包括:支持3500多次社区和解,确保布干维尔13个地区和平与安全委员会的持续运作,并通过拿撒勒康复中心培训和授权800多名当地的布干维尔和平缔造者,包括妇女。

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太平洋岛屿计划负责人Jonathan Pryke表示,公投结果不利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如果像过去只有55-65%的人支持独立,巴新政府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谈判,找到了一种方法,持续了几年或几十年。但现在,有这么多的人支持,他们要做到这一点就难多了。

新西兰政府:新西兰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于2019年12月12日祝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政府和布干维尔自治政府完成了一场关于布干维尔未来政治地位的公民投票。他在10月25日公投前曾表示:“太平洋对新西兰来说意义重大。作为2001年《布干维尔和平协定》的见证人,新西兰对布干维尔的稳定和发展十分关心。” 

新西兰为本次公投领导了一支30名区域警察组成的非武装警察特遣队。其任务是向布干维尔警察事务处提供咨询意见。作为布干维尔社区警察计划的一部分,新西兰通过在当地不断提供的警务建议,与布干维尔警察局建立了长期的关系。新西兰对本次公投提供了430万纽币等一揽子资助。

美国政府: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2019年12月16日表示:“我谨祝贺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布干维尔和平完成12月7日关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布干维尔自治区未来政治地位的全民投票。我们赞赏你们对民主的献身精神,我们随时准备支持我们的所有伙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布干维尔共同决定其未来的进程中采取下一步行动。美国很高兴协助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布干维尔岛公投委员会和包括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和美国大使馆在莫尔兹比港的当地的民间社会组织,包括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和美国莫尔兹比港的大使馆。”

美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斯比港大使馆:在推特上写道:“祝贺布干维尔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运作良好、和平的公投进程,我们随时准备在下一阶段支持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

《纽约时报》:达米安·凯夫(Damien Cave)报道称,这次公投将对印度尼西亚的西巴布亚分裂分子和2020年新喀里多尼亚脱离法国独立公投的选民起到启发作用。凯夫指出,与其他太平洋国家一样,布干维尔可能会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请求帮助发展其机构,而中国和美国可能会在独立后提供外交和经济伙伴关系。

中国:2019年5月22日,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薛冰会见巴新布干维尔自治区主席莫米斯,双方就发展中国同巴新布干维尔自治区关系进行友好交流。中方希望布干维尔自治区地方政府和巴新中央政府共同致力于维护布区和平与稳定,确保2019年布干维尔自治区独立公投和平有序推进。

此次公投获得了联合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巴新中央政府的资助与支持,作为《布干维尔和平协议》见证人的所罗门群岛、斐济和瓦努阿图等国也派了干事提供咨询和帮助。对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中央政府的决定各方都拭目以待。

预测:此次公投独立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鉴于布干维尔的历史传统、身份认同、资源优势及其与巴新中央政府长达10年的残酷内战,公投前各方预测均是独立的可能性较大。

【题外话】据路透社消息,美国及其在太平洋的盟友联手填补了资金之不足,从而保证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布干维尔地区独立公投的如期进行。这一行动也避免了中国的参与。另一消息来源说,西方要限制中国参与这个世界最新国家的成立。它的地理位置很重要,正处在亚洲和美洲水域的交汇处。

布干维尔,其自身的和平进程和在外部介入与各方利益博弈持续的未来走向值得高度关注。

参考:

Chronical Bougainville Civil War 

维基百科

布干维尔公投委员会网站

《列国志:巴布亚新几内亚》

外交部网站

澳大利亚政府网站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网站

新西兰政府网站

美国国务院网站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