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聊南太】如何突破中国-太平洋岛国合作障碍

近年来, 随着国际地缘政治的变化和 “一带一路”倡议向南太岛国的延伸,中国与美国、 英国、 澳大利亚、 新西兰、日本、 韩国、 印度和台湾地区在南太岛国的角逐愈发明显和激烈, 本文拟结合本人在南太岛国常驻8年的经验和从事南太岛国国际关系和人文研究的观察,试图提出 “如何破解与南太岛国合作的障碍” 的建议, 供国相关领导和专家学者们参考。

一、 南太平洋岛国国情国别

南太平洋岛国是指分布在南太平洋的岛屿国家。 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共有27个国家和地区, 这些国家和地区由1万多个岛屿组成。 这些岛屿分属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 波利尼西亚三大群岛区,代表了不同的人种来源和文化特征。这些国家中,英联邦国家10个, 原美国托管国家3个, 仍处于英、 法、 美、 新领地10个; 与中国建交的8个国家, 与台湾建交的国家6个; 14个南太岛国60年代到90年代间陆续独立。

二、 中国与南太平洋岛国合作的主要障碍

1.来自传统势力的障碍

看似表面巨大障碍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背后是英国势力,其次是美国势力,日本势力和台湾势力。 中国在南太地区与澳新的博弈其实是与英国的博弈和对于英美势力在南太岛国角逐的制衡。对于中国来说, 来自台湾的障碍某种意义上不亚于来自澳新和美国的障碍,这种障碍是专门针对中国的。 与台湾建交的6个国家是台湾在全球仅存的17个建交国的最集中的区域。

2. 来自澳新插手南太岛国事务方面的障碍

澳新对于南太岛国暨分工管理又有交叉合作, 他们分别在南太岛国中“管理”(实则控制) 法律、 机场、 航空、 海关、 码头、 检疫、 银行、 财税、 保险等国家命脉部门; 在政府部门里, 总统, 总理身边都有澳新特别顾问、经济顾问、 法律顾问等。而中国在与南太岛国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合作中, 在各个环节受澳新的制约。

3. 来自澳新对南太岛国商业垄断的障碍

澳新控制着南太岛国的主要商业, 例如: 建筑业、旅游业和矿业等。 例如新西兰的一家建筑公司和澳大利亚的一家建筑公司分别控制着南太岛国的建筑市场。 南太各岛国的大型超市澳新为大股东, 商品也多为澳新出产。 例如:澳大利亚垄断着巴布亚新几内亚矿业, 中冶瑞木公司进入巴新, 与澳大利亚公司曾经发生商业冲突。澳新控制的南太岛国旅游市场对于中汤加合资合作的汤加国际日期变更线酒店采取全面封锁的办法不予销售。还有来自意识形态、宗教、 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障碍, 在此不赘述。

三、 突破中国与南太平洋岛国合作的障碍的建议

1. 加强中国与南太岛国的高层对话机制

自2006年第一届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合作发展论坛在斐济举办,时隔7年后,2013年第二届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合作发展论坛在广州举办; 2014年11月,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斐济。 建议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合作发展论坛至少两年一次,部长级会议每年一次, 并建立高层对话机制和高层互访机制。

2.通过文化交流达到相互理解、包容和认同的亲密关系。 南太岛国文化也是多元的, 以南太岛国多元文化和血缘与中国相通为突破口, 建立文化认同和宗亲关系。 例如: 汤加国王图普四世和汤加人坚信汤加人的祖先是蒙古族,2000年, 汤加国王四世曾率其三王子 (现任汤加国王乌卡拉拉·图普六世) 和大公主和长孙公主远赴内蒙鄂尔多斯, 拜谒成吉思汗陵;1931年, 有130个中国人南下到达萨摩亚岛,其中, 有8个人最终留在了萨摩亚,目前, 萨摩亚有 2000中萨混血人, 他们仍保留着中国的姓氏。 波利尼西亚人种 (也包括新西兰的毛利人、 澳大利亚的原住民等)是蒙古人种, 密克罗尼西亚是马来人种, 都与中国有着血亲血缘关系。 以多元的软性的血亲血缘、 文化和历史渊源加强种族情感的交流达到硬性外交的目的, 润物细无声。这种做法,台湾也在做, 2918年第 16届 “南岛民族论坛” 将学术、 历史、 文化角度上跟台湾紧密联系, 蔡英文试图用语言的起源和航海的历史与南岛民族做连结,与之建交的国家首脑也前往台湾参加了该论坛。2018年在瑙鲁召开的第49届太平洋岛国论坛首脑会议, 本来没有参会资格的台湾与瑙鲁在论坛期间召开双边边会, 我太平洋岛国特使在瑙鲁遭遇的事件与最近他们密切的关系不无关联。

文化是动人的, 是能打动人心的, 是具有凝聚力的,是非直接和生硬的, 因此,通过软性的亲和的文化沟通达到硬性的外交目的, 并能减轻外交压力, 是破解中国与南太岛国就台湾障碍的有效手段之一。显然, 我们在这方面能做的工作的空间还很大。

3.加强涉足立点, 以多种方式与南太岛国建立往来与合作

近年来, 虽然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往来增多, 但人员多为政府官员、项目人员和游客。 来去匆匆, 无法达到深层次的沟通和长期的影响。 我曾经管理的中汤合资合作酒店, 称为 “汤加模式” 是一个在南太岛国长期涉足立点, 并开展公共外交和商业合作的典型案例,希望能够推广和借鉴。汤加模式: 1. 酒店业是公共场所, 是云集各国政要和主流阶层和当地人民公务和娱乐的公共场所,方便开展公共关系交流和信息的收集; 2.酒店是中国形象的秀场,2017年接待第 38届太平洋岛国论坛首脑会议在汤加合资酒店召开的召开, 就大秀了一场 “中国秀”; 3.汤加模式是输出资本、输出资金、输出管理并便利地开展公共关系和民间外交的得天独厚的平台。 因此建议, 加强建立类似汤加模式的开放性项目的涉足立点, 对于突破中国与南太岛国合作障碍迫在眉睫; 

4. 加强南太重点岛国的公共关系:1)与我外交关系好的国家,建交时间长且关系稳定的国家。 例如: 斐济、 萨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 (均已建交43年);2) 南太岛国首脑在南太有影响力的国家, 且强势力挺中国的南太岛国政要(例如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 在任20年, 力挺中国);3) 南太岛国的政治中心和王室影响力的国家 (例如汤加国王乌卡拉拉·图普六世);

4)对于英国和澳新强权抵抗的国家,例如斐济;5) 占南太岛国人口多和国土面积大的国家, 例如巴布亚新几内亚。6) 南太岛国中与中国有血缘关系的国家, 例如汤加、 萨摩亚。7)南太岛国政要中与中国有血缘关系的政要。 例如: 帕劳的总统有中国血缘,副总统是中国血统; 汤加国王认为汤加人种是蒙古族, 曾拜谒成吉思汗陵认祖归宗。萨摩亚驻华大使夫人家族为华人与萨摩亚人混血。瓦努阿图驻华大使 (华侨, 讲中文);8) 南太岛国驻华官员中与中国关系好的国家。 例如: 萨摩亚大使 (在华任职10年), 密克罗尼西亚驻华大使 (在华任职8年);9) 在非建交国中加强开展旅游和文化交流往来, 例如: 帕劳旅游就是成功案例文化交流需要加强, 投资和贸易因无中国投资与贸易保护, 风险较大, 暂不适合。

5.援助项目与商业项目结合, 使合作可持续发展不与他人竞争援助额,而将援助与带有援外性质的贷款项目和商业项目结合起来, 以便使援外款, 援外优惠贷款和商业项目更加合理分配和投资在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中。例如: 如果能为南太岛国援助离网式新能源设备,以示范项目为援助项目, 后续可以由援外优惠贷款或者商业项目跟进投资, 也即以援助为商业项目做示范项目,如果可行, 再由商业项目实施。

6.增加小金额小规模多个数的涉及“民生” 和“民心” 的公益项目我们在援助项目上大多为政府工程,例如议会大厦, 体育馆等, 现在正在增加民生工程, 例如援助医院、 农业 (蔬菜和蘑菇种植) 和沼气等项目。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合作需要建设更多的小额的 “民生”、“民心” 工程, 不但援助一些当地政府需要的政府形象工程, 更需要援助一些给当地百姓的 “民心” 工程, 例如:技能培训,资助教育、 资助医疗等。

国际事务中 “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然而, 利益换不来朋友, 金银买不来人心。 破解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合作的障碍, 归纳为二个要点: 第一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帮助他们共同发展;第 二: 南太岛国人最讲 “ LOVE & HEART”, “爱” 他们, 与他们交 “心”,从政府到民间, 以 “爱” 和他们相处, 用“心” 与他们合作。 真诚的“民心相通” 的关系与合作才能持久和牢固。 相信在中国日益发展的经济背景下,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与合作将进入 “渔” 和 “心” 的阶段。

【本篇文章在《太平洋通讯》2018年第5期刊发】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