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基础设施投资合作:机遇与前景

2013年9月16日

各位来宾 女士们 先生们 朋友们:

首先感谢主办方的盛情邀请,前来参加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很荣幸能与大家就有关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基础设施投融资的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下面,我想首先来谈一下当前我国对外投资的总体情况。

中国的对外投资起步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相比于发达国家长达数百年的对外投资历史而言,中国的对外投资史是很短暂的。但以中国经济本身为参照物进行纵向比较,对外投资的发展可谓十分迅速。特别是2000年国家提出走出去战略以来,对外投资开始逐步提速。2002年,中国对外投资流量只有27亿美元,2003年为28.5亿美元,但到了2012年,中国非金融类对外投资878亿美元,10年间增长了32倍,年均增速近50%。2012年中国对外投资流量在全球排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截至2012年底,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已达到5319亿美元,列全球第13位。投资涉及全球179个国家和地区,对海外进行直接投资的中国企业超过16000家。

另外,2012年我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1117.2亿美元,同比下降3.7%,而非金融类对外投资878亿美元,同比增长17.6%。2012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之比为1:1.3,估计很快就可以达到1:1,实现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均衡发展。

除了增速快以外,中国对外投资领域也在逐步拓宽。

中国企业最初开展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商业服务和能矿领域,但经过10多年的发展,对外投资领域逐步拓宽。目前,中国对外投资基本上囊括了国民经济中的所有领域,其中商业服务、金融、采矿、批发零售、交通及制造业等6个行业占比最大,约占全部行业的88%。特别是制造业最近几年对外投资比较活跃,比如吉利并购沃尔沃轿车、三一重工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以及中联重科并购意大利CIFA等。投资领域的逐步拓宽,意味着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日趋成熟,各领域、各行业都在利用对外投资开拓国际市场,增加自身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及话语权等。

中国对外投资还有一个特点是投资主体多元化。

中国最初开展对外投资基本上以国有企业为主,可以说国有企业一直以来都是对外投资的主力军。但随着中国经济体制的不断改革,各种所有制形式的企业均衡发展,越来越多的非国有企业开始走出去,到海外投资发展。2012年,民企参与的海外并购数量占比超过60%,首次超过国企,但是从金额上看,仍然很少,只有15%左右。像前面谈到的吉利和三一重工,以及一直以来在海外发展都比较不错的华为、联想、海尔以及万向等,都是民营企业。我想今天在座的大部分企业也都是民营企业,相信随着民营经济的不断发展壮大,国有企业在对外投资存量中占比还会下降,非国有企业最终将取代国有企业成为对外投资的主力军,这也是大势所趋。

以上谈了对当前中国对外投资的基本看法和主要特点,那么如何看待中国对外投资的下步走势?

从当前中国对外投资的发展情况看,未来几年中国对外投资还将快速增长。原先我们曾预计中国对外投资将在2015年左右实现流量过千亿、存量过5000亿美元的目标,现在看来这一目标将提前实现。而且存量在2012年底就已突破5000亿美元,预计流量在今年就可能会突破1000亿美元。

之所以这样讲,我想至少有两个因素可以支撑这个判断:

第一是外部因素。当前世界经济总体上有所复苏,世界各国都在积极扩大吸引外资。拥有3.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正在成为世界各国和地区广泛关注的对象,世界吸引中国投资在不断升温。这一点,从我们已经举办了4届的中国对外投资合作洽谈会足以得到很好的印证。2009年,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与国家开发银行共同创办了中国对外投资合作洽谈会(简称外洽会,coifair),全球112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机构和企业齐聚北京,通过展览、展示、推介和洽谈等多种方式向与会的中国企业推介本国(地区)投资环境、投资项目和投资政策等。今年12月3-4日将在北京展览馆举办第五届外洽会,届时还将有100多个国家和上千家中国企业参加。在此,我也盛情邀请在座的来自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各位代表出席第五届外洽会。

前不久,为筹备第五届外洽会,我在近2个月时间里,马不停蹄,先后拜访了52个国家驻华使馆,与这些国家的大使、公使、商务参赞等进行交流和沟通,这其中既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大国,也包括格林纳达、圭亚那、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加勒比地区小国。当然,也包括一些阿拉伯国家,比如巴林、埃及、摩洛哥、突尼斯、黎巴嫩、阿尔及利亚等。这些拜访过的国家,无论大国、小国,也无论在亚洲、非洲还是美洲,各国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吸引中国企业到本国进行投资。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许多国家的大使都是一位招商引资的使者,他们在谈论招商项目和外商优惠政策时,讲的头头是道,非常专业。

第二是内部因素。从中国国内经济发展看,受原材料、劳动力价格等生产要素成本上升的影响,国内企业利润空间受到挤压,“走出去”内生动力逐步增强。另外,由于产业结构不合理,导致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再加上美国和欧盟经常对中国出口产品发起双反调查,直接导致部分国内企业倒闭和破产。这些因素都会促进我们国内企业必须要开拓国际市场,通过走出去实现跨国经营,主动进行结构调整和战略转移。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新一届政府正在对政府行政审批制度进行改革,总的原则是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境外投资项目的审批制度改革。201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办法进行了调整,能源类境外投资项目核准权限由原来3000万美元调整到3亿美元,非能源类项目由1000万美元调整到1亿美元。就是说,能源类境外投资3亿美元以上、非能源类境外投资1亿美元以上的项目需要报国家发改委核准,线下项目则由省级发改委核准,中央直属企业线下项目可自主决定,向国家发改委备案即可。现在看来,这个核准办法还要进一步调整,虽然目前国家发改委还没有发布具体如何调整,但总的原则肯定是进一步放宽核准权限,逐步减少或取消投资项目核准审批,更多的要实行备案制管理。相信在新的政策鼓励下,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境外投资。

因此,无论是从外部因素,还是内部因素看,中国对外投资在近几年内将会继续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对中国企业以及在座的各位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企业家来说,应该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充分利用好中国政府支持企业走出去的各项政策,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开展投资合作,在跨国合作中做强做大自己,早日成为具有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

下面,再谈一下有关中阿基础设施投融资合作问题。

在中国对外投资整体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近年来中国对阿拉伯国家投资也实现较快增长。中阿之间通过开展一系列活动,包括本次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活动,进一步推动了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投资领域的合作。之前我在拜访各国驻华使领馆活动中,明显感觉到各国都十分重视基础设施建设,也希望与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领域开展投资合作。比如黎巴嫩驻华大使对战后重建项目非常感兴趣,希望利用黎巴嫩在战后重建方面的经验与中国企业合作,开展其他国家战后重建项目开发等。巴林王国决定未来3年从国家财政拿出5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在老机场改造、新机场建设以及海湾国家交通联网建设等方面也非常希望与中国公司合作。最近,我们海外协会正在积极推动总部设在广州的景龙装饰集团公司在巴林投资兴建建材加工企业,主要也是看好巴林以及周边阿拉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前景。预计该项目有可能在12月份举行的第五届外洽会上进行签约。

关于中阿基础设施投融资合作,我认为可以借鉴中国与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合作模式。2011年,中国与俄罗斯成功签署贷款换石油协议,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向俄罗斯石油公司提供250亿美元为期20年的长期贷款,俄罗斯用3亿吨石油进行偿还贷款,每年1500万吨,通过中俄石油管道输往中国。目前,该协议已经得到实施,运作非常好,中俄双方在该项目上真正实现互利共赢。中俄两国也开创了一种新的合作模式。此后,这种合作模式也在其他独联体国家得到复制,比如中国与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也采取了类似的“贷款换基建项目”、“贷款换粮食”等方式。
因此,我认为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基础设施投融资领域具有非常好的合作前景。关键是要通过更多地举办类似今天这样的论坛来加深中国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相互信任。

我想用阿盟新任秘书长阿拉比先生的一段话来结束今天的演讲:中国人在整个阿拉伯国家都是最受欢迎、最受尊敬的,中国人在阿拉伯国家持有一张特殊的名片,所以中国企业家值得到阿拉伯国家来投资。

最后预祝本届论坛圆满成功,预祝中国阿拉伯国家投资合作取得硕果。

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