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rau大坝上的决斗场

作者:Paul E. Mason,Veirano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

这一案例虽已广为国际仲裁律师探讨,而商界也应从中学习重要经验。

此案涉及了在2011年亚马逊Rondônia州马德拉河上的Jirau 水电站大坝建设项目中所发生的劳资纠纷风险承保范围问题。而该案便为Sulamerica CIA Nacional de Seguros SA v. Enesa Engenharia SA。据称该次劳工骚乱造成了4亿到14亿雷亚尔的损失。

关于应怎样解决保险公司与被保险建筑公司间发生的纠纷,保险协议中有两个看似矛盾的条款。协议第7条(“法律与管辖权”)规定应适用巴西法管辖保险协议,并适用于“因该保险产生、导致或与之有关的任何争议排他性地受巴西法院的管辖”。但是,协议第12条(“仲裁”)则规定,“如被保险人与保险人未能通过上述[条件11]的调解,就该保险协议项下的应付金额达成一致,则该等争议应被提交仲裁,按照ARIAS [保险业]仲裁规则进行……仲裁地点应为英国伦敦……”

被保险建筑公司希望由巴西法院对该纠纷进行判决,而保险人则希望在伦敦进行仲裁。建筑公司向圣保罗法院提起诉讼,对仲裁条款及先行调解的规定提出异议,请求法院发布临时法庭令以阻止保险人向伦敦提起仲裁。相反,保险人诉诸伦敦商业法院,请求停止建筑公司正在巴西进行的诉讼程序。而巴西与英国法院在上诉审时均分别准予了两方的申请,导致情况陷入僵局。

在巴西,保险相关合同有其独特的特点,当地对于保险行业的管制程度很高。主管机关SUSEP将大多数涉及巴西企业的保险合同规定为适用于巴西法律,并且规定了一个标准违约合同条款,要求将争议提交到被保险方住所地法院解决。这也许就是本案中的保险合同含有两个看似相互矛盾的争议解决方法与条款的原因:即使双方本意是通过仲裁来解决至少某一类型的纠纷,但为了避免可能违反保险法规,因此又制定出了一条法院管辖的规定。

我们必须注意,尽管看似相互矛盾,但按照巴西法律(及其他国家的法律),确实有可能出现在同一合同中仲裁与法院诉讼条款和平共处的情况。标准的商业纠纷通常是以仲裁解决,而如需强制执行临时措施或仲裁庭的最终裁决,则可向法院诉讼。

实践中公认的做法是,将仲裁条款从双方主合同的合法性问题中区分出去。尽管对于那些更熟悉一站式法律解决方式的人来说此做法可能很奇怪,但却自有其道理。通常来说,仲裁条款构成各方间整体业务协议的一部分。如果一方向法院质疑整个合同的有效性,比如,以合同系以贿赂或其他非法行为达成为由,那么规定该等纠纷以仲裁方式解决的条款也将归于无效。这将使仲裁条款的整个目的——即此类纠纷以由双方选定的仲裁员通过私下的方式进行解决——落空。因此,固定的法律操作是,由仲裁员自己决定争议合同的有效性。要做到这一点,仲裁条款的有效性应区别于主合同而被单独裁定,且通常应由仲裁员而非法院进行裁决。这称为“自裁管辖权”原则,是各地仲裁法的基石。

暂不讨论技术性的法律细节,英国与巴西的下级与上诉法院判决理由似乎都非无可指摘。英国上诉法院称,因仲裁地点位于伦敦,则仲裁条款应适用英国法律——这与通常公认的仲裁法原则并不相符。并且该法院还判决,就关于任何纠纷在提起有约束力的仲裁之前先行进行无约束力的调解,合同条款并未予充分明确的表达。

而圣保罗上诉法院在诉讼中发布了一项禁令,禁止保险人向英国提起仲裁,否则将按日予以高额罚金。圣保罗法庭发布的该项禁令主要是基于《巴西仲裁法》以及巴西保险业法规中关于定式合同(即诸如消费合同这类由谈判力显著优越的一方所强加的及未经谈判所达成的协议)中的仲裁条款规定。在此类合同中,仲裁条款必须以明显引人注意的方式,且以粗体字写成,而被保险人则必须再次同意这些仲裁条款。圣保罗法庭的判决理由同样有问题,因为这并不是一份单方强加的定式消费合同,而是一份两个复杂的公司经由谈判而签订的复杂的保险协议。

最终,在2012年6月29日的判决中,巴西最高法院(STJ)似乎已将此事告一段落。STJ是巴西处理仲裁问题的最高法院。其驳回了圣保罗上诉法院的判决,并判决:仲裁条款的存续、有效性和效力必须由仲裁员自行裁决,并非由法院判决。而这一判决才是正确的。

至此我们有了一个结局,但是过程却既混乱又昂贵,法院对双方的判决也均有问题。尽管故事到这里并未完全结束,但我们现在可以从争议解决领域汲取一些经验教训。主要有:

1)切勿为了避免讨论有可能不愉快的话题或害怕给合同的成功签署泼冷水而到最后一秒才针对合同的争议解决条款进行讨论;

2)切勿盲目接受可能是简单地从其他合同中原封不动挪过来的标准(“样板”)语言。争议解决条款需要根据具体情况“量身定做”——“一刀切”的做法行不通;

3)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确定,但从表面上来看,本案可能是由于各方对自己的仲裁条款均各持己见,而将两个条款均写入合同作为妥协才导致的。或者同时规定有两个纠纷解决条款可能是为了避免与当地保险法规冲突,在不理解两个条款间将产生怎样的联系和冲突的情况下,切勿在合同中写入己方条款后再加上对方的条款。而如果你确实需既规定仲裁程序又规定法庭诉讼程序条款,那么一定要将每一条款适用范围的界限规定得非常明确。

4)为保险起见,在您的仲裁条款中加上一句,说明关于仲裁条款的存续、效力或解释由仲裁庭裁决,适用X地(双方约定的国家)法律。这很重要,从Jirau案可以看出,没有这句话,仲裁条款的效力可能由法院管辖,而这正是双方在选择以仲裁方式作为其争议解决方式时所力图避免的。

5)同时,也建议您加入双方愿意用于解释仲裁条款的法律,可以选择与主合同管辖法律不同的法律。其原因与之前提到过的一样,仲裁条款在法律上应与主合同分开考虑。您可以请律师进行详细解释。

6)最后,如果贵方希望加入在仲裁或法庭诉讼前先行进行调解的条款,应咨询专家意见,并相当明确地对其予以规定。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Paul Eric Mason

地区与国家
巴西
领域
法律

查看联系方式,请您

登录注册

标签

地区与国家
巴西
行业
保险业
服务领域
保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