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前所未有之生产力增长

印度尼西亚近年来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放缓已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2015年其GDP增长率更是降至4.8%。经济放缓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影响,最大的影响当属就业与收入增长的放缓。此外,由于政府的预算赤字不得超过GDP的3%,经济放缓势必限制了政府财政支出的增长。

近几周的几篇媒体报道强调了印尼生产商提高产能的重要性,也直接或间接表达了其对印尼低生产率的关注,并提出了技术革新对提高生产率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

那么,我们究竟是如何知道印尼的生产率近年来表现平平的呢?经济学家在解析GDP增长时有几种不同方式。一种方式是根据主要增长源或生产过程中的主要投入(如资本、劳动力)来对GDP增长进行分解。如果一个国家的GDP的增长超过了资本和劳动力的增长之和,那么这个国家的生产率就在保持增长。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增长宛如一个暗箱,很难进一步分析,但可以从TFP下手对经济增长或衰退原因进行讨论。

但是估算TFP增长并非易事。尽管如今我们已经可以对就业率增长进行预估,但对某一经济体资本储备增长的估计仍需要费一番周折。对印尼也是如此。

印尼中央统计局(BPS)自70年代以来通过Sakernas就业调查对印尼的就业估计进行微调。自1997年,BPS开始估算印尼的资本储备,但从未定期发表其官方估计结果。

若干年前我曾为预估印尼长期的资本储备而拓展了这项BPS研究,并用这些预估结果来得出印尼1880-2008年TFP的近似值。结果显示,GDP增长中62%来自资本储备增长,31%来自教育改善和就业市场人员流动。剩下的6%即TFP增长。

历史上曾出现过TFP井喷式增长的阶段:1933-1941, 1951-1961, 1967-1974以及2000-2008。每一次都为期不长,并出现在经济危机之后,例如30年代早期、40年代中期、60年代中期以及1997-1998年。每一次危机之后,资本形成会放缓,生产商于是得依靠创新并充分利用其雇员和其募集的资金。这又与1880-1929年和1975-1997年的总体经济增长但TFP呈负增长的时期又不同,尤其是苏哈托(Suharto)执政期间。

根据BPS提供的最新的国民账户数据,TFP增长可以用来解释2000-2015年间的29%的GDP增长。在这五年期间,资本投资达到历史新高,占GDP的32%。

尽管如此,资本储备仍保持着每年5-6%的增长,而非苏哈托时代每年12-13%的增长。与此同时,就业增长受80年代以来人口减少而放缓,教育程度的改善也因此而进展缓慢。换而言之,印尼的经济增长可能由于生产率而倒退,但生产率的增长反而在2000-2015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或许我们应该找出印尼这15年来保持这样的生产率增长的原因,而不是过度纠结这样的低生产率。比如,我们很容易忽略印尼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于内需增长,而不是境外对印尼产品的需求。并且大多数满足印尼国内需求的是印尼本土公司,而不是在印尼开展业务的外资公司。印尼公司团结合作,生产了印尼国内消费者需要的商品和服务,并在此过程中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印尼公司正在想方设法使印尼摆脱“世界银行全球商业环境项目”(World Bank’s Doing Business project)排行榜末尾位置的状况。对于它们而言,怎样克服信贷约束、交通和基础设施的不足以及官僚主义等因素的限制?又有哪些政策相关的教训可以吸取?面对这些问题,也许更好的方法是想方设法培育新的生产率和经济增长点,而不是模棱两可地呼吁进行技术革新和提高生产率。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