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关注的“四大焦点”

一位中国古代哲学家曾经将理想社会描述为“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历史上,这种和谐状态可以称得上是幸福标准了。然而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中国人真的感到幸福吗?

我所听闻的四大社会焦点分别为:教育、医疗卫生、住房、退休。而这些也正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所面临的挑战。

过去的二十年中,我亲眼见证了中国经济的惊人发展。同时,我也看到了贫富城乡之间愈演愈烈的经济差异和社会不均,它们正成为中国社会最为严重和紧急的问题。我很想知道,教育方面的平等能否从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当今中国有超过两亿的流动人口。单从上海来说,就有近50万流动人口子弟。北京和上海有超过40%的学生并非当地居民,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被归为二等市民。流动使得这些城市得以建设发展,这些人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通过教育改变命运。但即使在成功的流动家庭中,他们的孩子也不能完全克服这种结构壁垒。“留守儿童”的情况相对更为糟糕,六千万的农村儿童无法跟随他们的父母迁移到大城市中。而这些父母一般每年只回家一次做短暂逗留。“留守儿童”的存在令国人心如刀割。教育中存在的不平等现象使其无法提供相同的机会以实现生活水平与事业发展的平等。对于很多人而言,所谓的“中国梦”永远难圆。

医疗卫生事业关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然而在中国社会环境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渡阶段中,无论病患、医生还是社会都没能真正受益。无法想象,病患为了就诊花大量时间等候、医生过度工作且收入不高、投机贿赂现象猖獗的状况下每个人真正得到的医疗时间不过片刻。不仅如此,在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普及也并不平均。部分农村地区医疗服务稀缺,即便存在也已落后数十年之久。2009年,中国开始了医疗卫生系统的改革。3年来,基础医疗保险覆盖了13亿人民,占人口总量的95%。农村合作医疗服务系统也提供着基本医疗处理。

当我询问中国大城市中的年轻人们:“你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他们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说:“房价。”房价问题日趋严重,民众怨声四起,在年轻人中尤为激烈。这让政府部门深感头痛:如何在不影响房地产市场的情况下控制房价?尽管飙升的房价让城市的买房者们深受其害,中国的整体经济还是扎根于房地产中的。

中国领导人告诉我说,他们要通过拉动内需刺激国内经济增长。但中国老百姓们更愿意存钱而不是消费,原因在于他们对退休后生活的担忧。中国社会结构日趋老龄化,老年人口以每年800万的数量不断增长。在上海,60岁及以上的老人占据了人口总量的25%。上海在诸多城市中率先采取了延迟退休时间的方法应对老龄化。“弹性退休政策”让男性可以到65岁退休,女性可以到60岁退休。上海还将率先尝试个人延税型养老保险制度以保证人民退休后的收入。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