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谜团:为何韩国比中国更具文化影响力(第二部分)

2012年10月17日

上周,本文第一部分探究了韩国成为世界文化一支生力军的崛起历程及其为该国带来的软实力提升。文化崛起给韩国带来的利益包括与其领土面积不相称的国际影响力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国对其尊重程度的提升。而在本部分中,我们将研究这一悖论,即为何中国人口为韩国的30倍,并且与韩国具有十分相似的文化基因,却难以获得相当的全球文化影响力。中国想通过在先进生产/制作设备上投入大量经费来获得韩国看似轻而易举便得到的文化领域的国际重视,但是这些投资却收获寥寥。以下是几点原因:

1. 尽管中国已在文化生产的硬资产方面——摄影棚、制片设备、后期制作设备及类似设备——投入重金,但却从未向软资产进行过大的投资。软资产即无法量化的人的技能与经验,这恰恰是创造力的生命线。鲜有中国投资者理解或尊重创意是多么的至关重要,因此,他们也无法从中得到收获。电影与电视项目被看成与工业企业一样,需要一个专断的“董事”来进行把控。宝贵的剧本创作、词曲创作及其他“无形艺术”领域的培训与发展几乎得不到什么支持,从而导致中国在这一领域内的人才资源非常有限。

2. 中国艺术与文化投资领域的大环境与真实的艺术表达之间存在矛盾。当韩国作家与电影制片人独特、往往大胆的原创故事与风格不断吸引着观众的同时,中国电视台却仍旧以“过分娱乐化”为理由拒绝受欢迎的电视节目。

3. 中国政府所提倡的叙事风格不能很好地适应当下商业化、大众娱乐性的全球风潮,数十年来始终强调集体重于个人,这一政策体制下产出的是那些关于集体成就的故事。最受支持的题材莫过于描写那些意志与行为服从于人民共同利益的人。没有一位突出的主人公的、群英谱式的故事很常见。国际流行趋势却恰好相反,多是描写某个特立独行的个人如何反抗体制、藐视成规,创造成功的美国式神话。

4. 审查制度,我们之前也曾关注过这个问题,其是中国流行文化取得成功的一个障碍,但是审查制度本身也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毕竟,中国现行的审查规定与20世纪30至60年代限制好莱坞电影制作的《海斯法典》并无二致,然而在那个时期,好莱坞却收获了许多创造了伟大艺术与商业成就的电影。中国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规则的易变性。就审查制度背后的政治原因来说,当今的中国与过去的好莱坞无甚不同,但这两者间却有一项关键的区别:在《海斯法典》规定下,电影制作人在圈定的限制范围内具有充分的操作自由;而在中国,政府干预涉及创作过程的每一阶段,这给艺术家们套上了一幅沉重的枷锁。

5. 中国的教育体制同样阻碍个性表达,并且通常旨在最早期即扑灭“不良”的创新苗头。引导中国社会长达数个世纪的孔教对于服从权威及严格遵守复杂的行为规则做出了极高的评价,有谁与众不同,便可能会立刻被纠正。在孔教的阶级结构中,艺术家与表演家处于社会最低阶级。而就创造性才能来说,中国当然能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但是由于体制原因,创造性在不知不觉间被抑制着。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包括有些我未能考虑到的问题,中国文化输出以及获取软实力的前景却并非十分渺茫。不久之前韩国也还在面对同样甚至是更多的问题。在本文第三部分,我们将看一看韩国为支持其文化产业所采取的具体措施,这些措施十分深谋远虑,并最终制造出了“韩流”,并讨论中国可从韩国的经验中借鉴到什么。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