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分钟时事杂志》没有告诉你的中国电影与好莱坞竞争的能力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老牌新闻节目《60分钟时事杂志》最近播放了一个13分钟的关于中国电影业飞速发展的报道。这则报道兼顾了中国这个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影制作地区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赶超好莱坞:针对蓬勃发展的中国电影业出现赶超好莱坞的苗头,一位在中国的美国制片人警告道:“当心!”)

图片来源: CBS新闻

当你看完这则报道,可能会留下中国影视大亨正与好莱坞同行在国际电影市场同台竞争甚至将其赶超的错误印象,至少两位电影业的高管在节目里被采访时是这么说的。他们俩都大错特错了。

更具体些,中国影视巨头华谊兄弟传媒的王中军董事长在接受CBS记者Holly Williams关于其是否能够制作出具全球竞争力的轰动影片的提问时,这样回答道:“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在一两年内在世界电影圈造成轰动。五年内我们将炉火纯青。”在这则报道后半段,Williams女士引用了过去20年中一直在中国电影业工作的Dede Nickerson的话对中国电影制片人这样总结道: “他们知道如何讲故事,他们也通晓什么会在国际上吃香。所以我提醒好莱坞,你们要当心了!”

我对这番话的评论是:“一派胡言。”

好好想一想,一个外国人上一次看中国制作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如果不会中文,他上一次想过要看一部华语电影又是什么时候?如果你首先想到的是《卧虎藏龙》,那我可要提醒您这部由李安导演并于16年前在千禧年上映的电影虽然用中文拍摄,但不能称作是一部中国电影,而是美国、台湾和香港的编剧和制片人共同合作的成果。如果该片由中国电影人在中国制作,国外的影迷可能都没机会观看,因为它会是一部差劲的电影。

中国已经好多年没有制作出一部中国文化圈外的主流观众想看的电影了。中国几乎没有能力长期地、甚至偶尔地制作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电影,至少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不会。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和博大精深的艺术、文化和历史,为什么中国就不具备拍出与美国、韩国、日本、印度、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所拍影片质量相仿的电影的能力呢?中国政府迫切希望通过向全球散播其文化影响力来提升其“软实力”并拥有充足资金,为什么中国电影业就连一部全世界想看的电影都拍不出呢?

这个问题很复杂,但我会通过分析阻碍中国电影业成功的五个因素,尝试简单回答这个问题:

  1. 尽管中国在文化生产的硬件(如摄影棚、影视设备、后期制作设施等)上投入颇多,但对于软资产的价值,即那些无法量化的,被视作创造力源泉的从事人员的技术水平和经历,中国从未引起足够重视。很少有中国投资者懂得或重视至关重要的创意灵感,因此他们不鼓励创意,影视项目在中国被当作需要强势执导人员加以铁腕控制的工业化企业。中方给予剧本创作、创意管理等其他“无形艺术”的培训和发展还是太少,所以这些领域中国的人才库资源严重短缺。与CBS纪录片《60分钟时事杂志》结尾处的断言恰恰相反的是,中国电影业极少数的人懂得故事铺排。
  2. 中国国内的艺术和文化投资背景体现为一个与真实艺术表达深度对抗的政治制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的文化统治告诫艺术家和作家要“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创作生产更多的优秀作品”(前主席胡锦涛语录),但与此同时,他们却扼杀这个国家最伟大的一批艺术家。最具象征意义的一个例子,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正是抵制中国压迫和排斥自由思想的全球代言人。在韩国剧 作家和制作人正以独具一格、大胆原创的故事和风格持续赢得观众的同时,在中国,热点电视节目却以“过度娱乐化”为由禁止播映。
  3. 中国中央政府所鼓励的叙事风格不能创作出吸引全球观众的轰动巨制。中共历来注重集体胜于个人。几十年来他们提倡的是由团队共同创造成就这样的故事。其中最受推崇的当属那些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一切服从民族共同利益的个体。类似的无名英雄的故事还有很多。不巧的是,世界范围内最受欢迎的正是与之相反的题材——那些为了取得成功改于挑战体制、藐视常规的特立独行的个体所书写的美国神话。
  4. 审查制度是中国流行文化走向成功的绊脚石,但审查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毕竟,中国现今的审查制度与30到60年代曾一度管制好莱坞电影制作的《海斯法典》(Hays Code)大同小异,但那个时代却是好莱坞在艺术和商业成就方面作出巨大贡献的时代。中国更大的问题在于其法律和规则的随意性,及其变幻无常甚至有时怪诞莫名的执法手段。当今中国和好莱坞以前的审查制度其实都是出于政治目的,但两者有本质区别:按照《海斯法典》的规定,制片人可以在法典的约束下非常自由地运作。只要符合游戏规则,他们的创意得以蓬勃发展。但在中国,政府干涉的幽灵纠缠着创作过程的每一个步骤,宛如施加于艺术家身上的沉重枷锁,自始至终压迫着他们的艺术灵感。中国的审查制度是政府用于控制国民,其思想及冲动的工具。当审查用于流行文化时,就会很令人遗憾地从艺术的土壤中里挤走每一丝原创的灵感,每一种人性需求。
  5. 中国的教育制度反对异类的表达,并致力于在早年就扼杀任何“不可取”的创新倾向。指导了中国社会数千年的儒家哲学理论强调服从权威并严格遵守行为准则。任何敢于特立独行者将会即刻拉回预设轨道。在儒家社会建构下,艺术家和演员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比乞丐和娼妓还低一两级。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中国肯定有创新人才,但大多数因为社会制度的压制而不被认可。

就在昨天我发表了一篇关于《解放军报》(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报纸)如何把美国热片《疯狂动物城》狂批成美国阴谋的宣传机器。中国统治者无理取闹的公告已经由来已久,这只是最近的一则,只因为这些“危险”的流行文化不遵从共产党的指导方针。遗憾的是,那些合共产党胃口的文化永远不受欢迎,在中国和中国以外都是这样。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