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欧洲吸引力调查——金融服务视角

金融服务业的投资者表示,虽然存在各种政治、监管和经济方面的不确定性,他们仍然看好该行业在欧洲的市场。在最近的安永调查中,全球的金融业投资者将金融服务业定义为继信息科技之后的,第二大推动该地区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他们表现出来的乐观情绪与实际的投资水平间仍存在差距。

信心大增,投资慢行

在接近金融危机第一次余震十周年之际,我们对该行业的乐观情绪已经开始回归。金融服务业的对外直接投资水平终于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金融业的投资者们对欧洲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恢复动态增长的能力表示了信心(61%),对他们自己所在的行业(金融服务业)也做了同样的表态(77%)。

他们的信心似乎是有道理的。欧洲仍然很有吸引力,而且增长前景看起来比过去几年都要好。欧洲大陆的定位很好,可以吸引金融服务业企业所需要的人才。创新计划不仅能够提高效率,也能够带来更多的增长。对民粹主义的热情似乎正在消退。就连英国决定退出欧盟的决定,似乎也不像去年秋天那么令人担忧,尤其是对非英国公司而言。或许最重要的是,尽管金融服务业企业仍被实施监管,但新法规的步伐似乎终于开始放缓。

然而,尽管金融服务业投资者的热情又回来了,但他们还没有真正开始大举投资。虽然投资的数量比去年增加了6%,但其中大部分投资都是用于以前的项目扩张而非新的项目开展(2016年的新项目投资为24%,而2015年为17%),这表明风险厌恶情绪依然存在。有21%的金融服务业的投资者表示他们今年准备在欧洲进行投资,但是几乎都尚为开展实际的行动。特别是欧洲以外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希望能够更加确定未来增长的延续性。

投资者们对特定市场的兴趣是分散的。尽管金融服务业的投资者仍将伦敦视为最具吸引力的市场,其次是巴黎和法兰克福;但是在法国和德国,金融服务业的直接投资增长速度要快于英国。与2015年相比,2016年英国的投资项目数量增长了5%,而在法国和德国,项目数量分别增长了20%和18%。

但是如果提到金融科技业,情况就有一些不同了。(我们定义的金融科技业是将创新的商业模式与科技相结合,以支持金融服务的高增长型企业。这个定义不仅限于初创公司或新进入的企业,也包括了成熟的企业,甚至是包括了电商在内的非金融服务业企业)有72%的金融服务业投资者认为创新型的创业公司是欧洲具有吸引力的重要原因。在最得到受访者青睐的金融科技中心中,有一半在欧洲,其中伦敦排在首位,柏林排在第四位。

行业高管们倾向于对他们的业务状态有两种看法:许多经营管理人员仍然专注于灭火,在战术层面上应对监管机构的要求、新兴的竞争威胁以及不良贷款。在许多市场中,不良贷款仍然是一个尤为严重和顽固的问题。与此同时,其他高管则采取了更长远、更具战略眼光的观点。在英国决定离开欧盟后,他们被迫对自己公司的前景进行评估(在当前的不确定性下,退出欧盟将如何发展),这些金融服务业的高管们更清楚地看到了他们公司的优势和劣势,并对他们的战略有了更强的信心。

扩展转型

许多观察人士更关心的是,金融服务企业将如何向数字时代转型。随着公司变得越来越精简,越来越数字化,许多高管都在问自己一些棘手的问题:

我们是否有合适的后台技术和分析来支持和执行我们面向客户的创新?

如果一个颠覆性的新进入者开始行动,我们是否能迅速应对?

我们是否有合适的人才,不仅能够开发新的服务和技术,而且还能有效地管理数字化的组织?

我们是否能够吸引这些人才?

最后一个问题尤为关键。很多调查显示,想要雇佣到这一代中最好的人才,公司除了需要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和良好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之外,他们还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他们如何在客户的生活中产生真正的、可持续的影响。

另一个对这个时代公司的挑战是老牌金融服务企业面临着高昂的结构性成本、沉重的资本支出、收入停滞以及令人失望的股本回报率。公司业绩欠佳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对监管的反应已经吞噬了他们的大部分资源,包括原本可能用于创新项目或者开拓新市场的人才。他们还面临着来自金融科技企业的潜在的破坏性竞争,这一担心似乎鼓励他们采用更多能取悦客户的技术创新,例如银行安全的生物识别技术等,尽管这些新服务并没有带来更多的收入。

与此同时,金融科技企业和其他颠覆者一样,在行业中面临挑战。整个生态系统或许是健康的,但是大多数初创企业在实现规模上都存在着长期的困难。从长期来看,现有的大型金融服务企业和金融科技企业很可能通过更多的合作来解决各自的困难。金融科技企业能够通过提供金融服务企业所需的解决方案,助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并在竞争的市场中满足客户以帮助大型金融服务企业。与此同时,大公司可以作为供应商或未来的业务单位来帮助初创企业维持生存。

尽管投资在创新方面的回报与效率相比仍是难以捉摸的,但金融服务业的投资者仍然相信,未来取决于创新。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3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相信自己的增长将来自于创新;30%的受访者认为增长来自新的商业模式;28%的受访者表示来自新市场份额。

结论

无论是英国退欧还是巴塞尔协议,金融服务业企业和政策制定者都不应让欧洲内部的争论分散他们对两个更长远但更重要的机会的注意力。

首先,应该鼓励政策制定者利用这一历史性机遇,为创新金融服务创造一个友好的环境。政府在减少监管复杂性的同时,支持小企业、创新和教育,有助于确保欧洲保持其在金融服务业发展的前沿地位。其次,他们应该利用金融服务持续数字化为战略结盟提供的难得机会。这尤其重要,因为该行业整体仍将受到干扰,来自行业以外的竞争对手正试图从传统巨头手中夺取市场份额。

对大型金融服务企业来说,2017年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这是一个既能反映你现在的位置,也能反映你未来走向的时刻。

点击此处下载全文。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信息承担任何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