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有意收购南美航空集团Avianca

时间:2016年06月06日

来源:路透中文网

2016年6月3日,据消息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已表达出收购两家南美航空公司--Avianca Holdings SA 和Avianca Brasil的意向,二者均由企业家Germán Efromovich掌管的Synergy Group所控制。

消息人士周五表示,Avianca Holdings与Avianca Brasil正与投行合作研究各种选项。两家公司也引起美国同业United Continental Holdings和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的兴趣。

外资对Avianca的收购兴趣升温,显示出即便巴西经济陷入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但航空公司仍认为这是一个增长市场,是自身航线网络不可缺少的一环。

而当前资产价格低廉也对外资充满诱惑。

“市场处于低迷状态,”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美国执行董事Joel Chusid站在一名航空业资深人士的角度表示。“现在是收购的好时机。”不过他对母公司海航集团的收购兴趣并不知情。

如果海航集团达成交易,就将是这家航空、旅游和物流综合企业在拉美的第二次大手笔投资。

该集团去年11月同意支付4.5亿美元买下巴西第三大航空公司Azul SA的23.7%股权。

在周五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Avianca否认正在与各方谈判,并表示尚未签署任何协议。

而该航空公司一名消息人士稍早称,公司财务长Gerardo Grajales已飞往中国。了解谈判内情的消息人士表示,最终的交易架构仍未知。

目前相关方尚未予以置评。

延伸阅读:

过去12个月里,海航几乎平均每月就达成一笔并购交易。

仅2015年,海航在旅游服务及航空运输业等上下游的全球收购金额就超过400亿元。

海航在资本境外投资业务领域的表现非常突出:一季度境外收入达39.6亿元,同比增长70.6%,境外利润为10.1亿元,同比增长205.9%。

随着集团大肆并购,公司资产和规模大幅膨胀。目前,海航集团旗下有两家航空公司、并持有10家上市公司控股权。据彭博统计,海航集团在全球拥有的资产价值已超过910亿美元。

海航:在资本运作中发展壮大

事实上,海航如今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疯狂并购,是其成立以来的惯常操盘手法。

1990年,海航创始人陈峰以省长航空助理的身份,拿着海南省政府的1000万元创办海南航空。此后,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海航从“连一个飞机翅膀都买不起”的航空公司逐步发展为世界500强企业、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该集团也以“融资、重组、再融资”等融资手法和战略性并购而成为中国航空界的“异类”,先后在A股、B股、H股上市。

过去多年,海航旗下的上市公司融资套路主要以债权融资为主,包括银行贷款和发行债券等。

海航旗下渤海租赁(现已更名为渤海金控)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该公司在上市之后,每年都会进行大规模收购。其中,其收购Cronos的资金70%来自银行贷款。

除了借贷,直接抵押股权也是海航系获取资金的方式。截至去年7月底,海航持有的渤海租赁44.32%股权中43.84%处于已质押状态。

经济观察报去年曾发文称,在债权融资助力下,海航集团从最初的1000万元启动资金,发展为一个4800亿元规模的资本帝国。

如今,海航正由以往的债权融资为主,悄然转变为侧重于股权融资,以此在去年撬动资金约668亿元。其中的主要手法是频频定增。

去年,仅在短短9天之内,海航集团旗下5家上市公司就上演了连环定增募资“大戏”,总计涉资537亿元。在定增预案中,海南航空定增240亿元、海航投资定增120亿元、易食股份定增8亿元、渤海租赁定增160亿元、西安民生定增9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股权融资主要是拿到更为低廉的资金。经济观察报去年曾援引长江商学院教师李晓阳的话表示,海航集团构建大金融平台后,可以借助金融杠杆拿到更多更便宜的资金,从而为海航集团未来扩大业务提供资金支持。“融资租赁一般的杠杆可放大10倍。”

在海航意欲打造的大金融平台中,海航投资和渤海租赁是主力。前者以信托、保险、公募等金融牌照为主,后者以融资租赁为主。

融资租赁只是海航集团获取便宜资金的通道之一。海航帝国正在布局其他金融牌照。

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曾傲气地宣称:“中国没有人能看懂海航。”

高负债遭人诟病

不过,海航疯狂的资本运作及其方式也带来弊端,那就是高负债。

海航系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截止一季度末,海南航空资产负债率69%,渤海金控负债率75%……

中国经济网去年曾报道称,有统计显示,海航系旗下多家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都在70%以上,因此被形容为“债务钢丝上的商业帝国”。

负债居高不下引发外界多年来对海航多有诟病。业内认为,大规模收购可能对海航的资金链和后续资产整合带来挑战。

“不可否认,这种玩法是双刃剑。一旦资金链的某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链条都会受到很大影响。”一位资本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这样表示。

对此,海航曾回应称,航空行业本身属于重资产的高负债率行业,“80%的负债率非常健康”。

此外,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海航系这种定增在一定程度上把高负债的风险转移给了股民。“定增后股民成了最后的买单者,承担的风险也更大。同样,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海航系上市公司股价一直处于相对低位。”一位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来源:华尔街见闻)

免责声明
本页面中的信息可能为第三方(如“中国走出去”网站加盟机构)提供,仅供用户个人参考。所有内容提供方在将任何内容/信息(包括文字、图片、照片、图形)发布于敝网之任何数字平台之前,须获得该等内容/信息版权所有方之授权/许可。敝网不保证任何内容和信息的准确性,亦不对任何内容提供商提供或发布于敝网的任何内容/信息承担任何责任(比如文字、图片、照片、图形的版权侵权责任)。页面中的链接可能指向非由CGA可控的第三方网站,敝网对其他网站上的内容及链接有效性既不认可亦不承担任何责任。更多详情,请参阅敝网 免责声明
Top